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因果

写得很玄我很抱歉。


他并没有告诉过我他真正的名字,当然那也不重要,因为在遇见我之后,他就变成了败战侦探结城新十郎,而我的世界里也只有他而已。

如你们所见,我并不是人类,但是既然以生活在人类当中作为条件和新十郎做了交易,那么我除了成为人类也别无选择。而肩负起教导我成为人类的职责的,也就是新十郎。

那么我到底是什么呢?“因果”产生于人类之中,用新十郎的话来说,我是一种“思念综合体”之类的东西。人们的念想聚集在一起,化身为我,这股念想所夹带的情绪过于浓烈,以至于我从出生起就受着吞食御魂的欲望。这是我的原初意志,而遇到新十郎后,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将直接吞噬人类的做法抛弃,转而依靠起新十郎对事情的真相和人们做事的动机的敏锐嗅觉。无论那是什么样的念想,只要足够强烈以形成御魂——对我而言就都是美味佳肴。我必须活下去,不伤害任何人地活下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结城新十郎对我来说可以说是父母一般的存在。

开始的时候我只能依靠他存活——但是和他在一起,渐渐地,我明白了很多事情,在新十郎步入中年的时候,我已经可以作为二代败战侦探自己活动了。为了不惊扰到周围的人,我的样貌也在成长、老化。在那之后,我不得不换上另一副身躯,来到另一个国家开始新的生活。还好不论是哪个国家,人都是差不多的。虽然在文化上,思想上略有不同,但是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人类果然还是人类。而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我的思维已经是完全的人类了,不过是动机不同——和侦探比起来,或许小说家会更适合我吧。我清楚各种各样的可能性,知道事情怎样发展会孕育出最棒的御魂,在我眼中,人类不再是一个个御魂,而是一群群御魂,五颜六色的,大大小小的混合在一起,变成人的形状。

那是他爱过的人,是为了她他才和我在一起。

她说,人是有很多个“真实”的。

我并不想圈养人类让他们源源不断地产生御魂,这大概是因为我自己可以自给自足。

然后有一天,我开始没那么渴望吞噬御魂了。

我明白了所有,然后便失去了继续探寻下去的欲望——这是不对的,活下去,堕落下去才是新十郎,败战侦探的作风。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会造成这种情况的,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我老了。

怪物原来也是会衰老的啊。

在我心里,我把自己当作怪物,但是或许这个世界早已把我看作了人类。

我仍然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我只是遇到了他们,于是就成为了因果,此时此刻的因果。后来,也遇到了很多人,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已经活了三百年。吸血鬼据说是可以活几千年的,但是我没有遇见过真正的吸血鬼,也无法想象他们是怎样活到那么长时间的。对我来说我只是度过了一个很长的童年,一个很长的青年,最后来到了老年。我恐惧的,不过是有一天所有的这一切都会被自己忘掉。

所以我要记下来。这会成为一本极其普通的回忆录,但却是我的全部。

——既已驶进最后的港口,你我的结局完全相同。

而在那生命之海的码头上,我将会再次遇见你,那时我将无视潮汐的方向冲上岸去,像往常一样挽住你的胳膊,再次变成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

无论何处,我都将与你一同前往。

【上天组】阳之翼

#树兰留&仲代壬琴


6号,仲代壬琴——那对兰留来说是个熟悉的名字。从两个月前开始,这个男人就开始在兰留这里看病了。

他进来了。像以往那样身着白色的大衣,看起来就像个医生。当然仲代壬琴也确实是个医生,但是在这里,他只是位病人,和来兰留这里看病的其他病人一样。

“这段时间感觉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

“‘还是那样’是什么样?”

壬琴沉默了,好像正在从某个意识空间转移回来一样,他艰难地开口了。

“我梦见了白色的恐龙,它扇着翅膀,整座城市都化为了灰烬,而它只是在扇动翅膀而已。”

 

这个叫仲代壬琴的男人说他想死。明明自己也是个医生,却救不了自己,来看心理医生也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似乎已经决定了某些事情,某些兰留看不到,但是能够感觉到的事情。

他不是单纯的抑郁,开药无法解决问题,兰留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将这个人拉回属于活着的人们的世界。她无法理解壬琴所说的“无聊”,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兰留的职业操守。

他说他经常梦见自己的各种死亡,即使没有意识到这是梦境,躯体也在自动渴求着死亡。

兰留并不是那种对谁都能拿出绝对对症的解决方法的人,但是她知道不能将每位病人当做一模一样的,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而自己的工作就是努力去看到他们眼中的景色。

因为天很蓝,所以想死。兰留想起来了这样一句话。无论是哪里都有着深刻的悲伤,而悲伤和悲伤却是不能一概而论的,悲伤的人各有各的悲伤。

“现在就去死的话,醒来的时候你会更加讨厌自己的。”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壬琴第二次来的时候,天气仍然很好。聊过以后,兰留知道他是打算将和兰留的心理咨询当作常规了——只是这样,兰留觉得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最近还是经常和负面情绪打照面吗?”

“嗯。”

“好一点吗?”

“嗯。”

也对,毕竟还活着,确确实实地活着呢,壬琴。

虽然在别人看来可能是没什么意义的对话,但是如果能这样,一点一点将壬琴拉回地面上的话——

 

自己无法拯救每个人,但是,即使如此,还是要尽量去干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

当然梦想还是创造一个天空永远是蓝色的世界,让壬琴,让每个人都能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

这样的兰留,也姑且算是美好的存在了——对仲代壬琴而言。

虽然不至于让自己下定决心留在地面之上,但是,在那只白色的翼龙来迎接自己之前,先活着看看吧。

非常个人的冒险者角色分析

涉及严重剧透,吻鱼请千万不要点进来。
吻鱼请千万不要点进来
吻鱼请千万不要点进来
吻鱼请千万不要点进来

我觉得一部战队的最高境界,就是所有成员的排列组合都可以成为cp。
《轰轰战队冒险者》做到了。
朋友说冒险者的剧情是屈指一数的快,5集就把初始5人都塑造好了,人物差不多也混熟了,后来的银更是加入战队后不久就完全融入了大家。
那么就从银说起吧。俗话说自古追加战士是亲儿子,高丘映士也不例外。会川非常喜欢的人外设定,再加上类似于“我要命运战斗,然后战胜它给你看”的台词,让映士成为了一个非常酷的家伙。和黑一样,映士是被红拉进来的,而身负宿命的他非常幸运地得到了“冒险”这个宝物,和一群超级棒的伙伴。他的成长被描写得非常详细,从信息量最大的第25集里会川以他作为目击者也可以看出会川有多看重他了。还有就是他的工作和其他冒险者还是不一样的,经常单独出任务,他自由自在又不与人疏离。
Yellow间宫菜月和映士一样纯真而又直率,所以她担负起了队伍里最“软”的一面。
当其他人都全心全意地在意着任务的时候,她却能够体会到别的东西——人们的心情,别人的需求,大家的期望。值得一提的是冒险者都是贼厉害的家伙,就连看起来纤弱些的菜月都强得一逼,探宝打架毫不含糊。另外,这样一个比较圣母的孩子能塑造成这样,一点也不让人讨厌,也是很厉害了……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她只是在做,只是想做对于大家有好处的事情吧。
我非常喜欢这部的队长,明石晓。FZ的征服王所说的对于王的定义用在他身上真是太合适了:“所谓的王,比任何人野心都大,能比任何人都爽快地笑,比任何人都容易震怒,善与恶都达到了最高点,所以臣子对王感到羡慕,被王所吸引。王在每个人民心中都点燃起自己也能成为王的火焰。所谓的王,就是比谁都活得耀眼,向世人展现一览无余的魅力,受所有的勇者所敬仰,能以此为目标而奋进的人才能成为王。”明石晓就是这样的“王”,他的个人魅力,让人心甘情愿追随他。他是冒险Red,炽热的冒险者!
我从来没见过Sakura这么……(想不出形容词)的女孩子。她跟明石在很多地方都很像,也跟明石超级有默契,难怪有人说Sakura像明石的翻版。但是和菜月一样,Sakura不是为了冒险而成为冒险者的。一开始只是试探着和大家一起出任务,在途中,有一天突然找到了,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宝物。Sakura,她是樱,为明石而盛开。像一团火一样勇往直前的明石需要一个刹车,而Sakura就是最好的刹车。明石不在的时候,她就成为明石,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保护好这几个孩子的话,他回来的时候会哭的。她是sakura,在春天,安静地开放。
真墨我也超喜欢!!(这部每个人你都超喜欢……)在前前后后一堆Black里他算是最黑的黑,跟black这个颜色最有关系的黑了。在他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光明与黑暗的永恒鏖战(?)。他有时候很冲动,有时候又很现实,虽说很直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却是个傲娇。和粉黄比起来他才像是真正的女主角(……),他开始的时候和Blue相看不顺眼,却没几集就成了非常有默契的搭档。他有点像是另一个明石晓,小一点的明石晓,而最后,他也真的长成了明石晓的样子。
最后终于到Blue了。最上苍汰这个人物其实是我二刷的时候才喜欢上的,这时候我喜欢上了《爆龙》的医生,所以回来看《轰轰》的时候就感觉,啊这个人的人设和医生好像啊都是在追逐心跳不已的感觉,人又很温柔。他和小樱一样在严酷之地办过事,在明石和菜月之间却选择了菜月;他和明石一样喜欢冒险,却在宝物和同伴之间选择了后者。他一直是笑眯眯的,所以大概没有人会知道,他其实也是很怕孤独的吧。他不是队长,却能平等地看待每个人,平等地对待每个人。他或许就是这片蓝天本身吧。
会川升其实是个很黑的编剧,但是《冒险者》却被他写得很白。或许,就是因为他们来到了一起,旅程才能一直持续下去。
即使不在一起了,也好像在一起一样。

【冒险蓝x牙吠银】Daylily

#拉郎,接轰轰第48话中间部分剧情。我跟你们说我巨喜欢苍汰的!!

#可能会有后续(结果我还是这样发上来了!!但是请先夸夸我再骂我!)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乐园的话——

我一定不会去那里。

 

大神月磨遇见最上苍汰的时候正下着雨,那个人正在为自己准备着最后的冒险。

和同为冒险者的西崛樱不一样,最上苍汰不是在确保了安全性之后才会行动的那种人。

于是月磨走了过去,试探性地弯下了腰。

“初次见面,我叫大神月磨。”

“月磨君啊,我是最上苍汰。”

好像是个可以相处的人,月磨有点开心。“这是什么?”他指着苍汰手中漆黑的枪管发问。

“我在做冒险的准备。即使现在已经不在一起了……我也要为他们而冒险。”

他们?脑海中闪现出五个人的身影。红,黄,蓝,黑,白。

“你不在意自己的死亡吗?一定有人会为你受伤而担心你,如果你死了,他们一定会为了你而痛哭流涕的。”

“是啊……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对月磨的发问没有半点惊讶,最上苍汰笑了起来,就好像已经有上百人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了一样。于是他只是暂时停住了手中的活,左手碰上了一个黑色的圆。

“要听歌吗?”苍汰用空闲的左手将一半耳机从耳廓上摘下,递给了月磨。月磨知道这是什么,21世纪的发明,于是他接了过来,错戴在右耳上的时候,苍汰帮他摘了下来,戴在了他的左耳上。

苍汰的动作很轻,让人联想到他肯定有双极其灵活的手。在月磨认识的人里,只有他过去的队长,那位兽医能跟这个人媲美。

为什么这样的人要肩负起战斗的重任呢?明明在后方支援更适合他们。

仿佛是看出了月磨的心事,苍汰笑了一下:“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是我自己选择这条路的,不如说,冒险是我心中最为本质的东西。”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我,好像也有着类似‘良心’的东西。”

‘良心’吗……

月磨理解这种感觉。

风带来的是整个世界。风将他带到城市中央,人心冷漠的地方,将他带到弱肉强食支配的大自然,人迹罕至的地方,不变的只是悲伤和无奈。如果还有着牙吠银的力量,他说不定能帮上更多人,但是即使是那样他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他的力量是微小的,而且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命,这个基本的生存任务,他就只能为他所见到的人们付出更小一部分力量。无力是原罪,尤其是当自己参与其中却无法左右的时候。那时候心中生出的不是对自己无力的恨意,只是一种无力感,那就是良心,人皆有之的良心。

风将他带到下一个悲伤之地。

即使鼓点强劲,在这雨中也听不清多少旋律。天空崩塌,地上的人们却还在跳舞。渐渐地,人的舞步居然和雨步合在了一起,就好像人敲击出了旋律,雨步则是滑落的和弦。

——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结出许多果实来。

“请务必让我与你同行。”

苍汰这次有点惊讶了。他差不多看清这个人的轮廓了——只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并不在乎周围会因为自己变成怎样。这个叫大神月磨的青年可以对着别人说出一堆正确而精彩的道理,他自己却不是这些道理的实践者。他看起来是在旅行,实际上应该说是在流浪吧,心中没有一个确定的“家”,即使有愿意向他张开怀抱的人他也不愿意接受。他的流浪是主动的,看起来漫无目的,实际上每走一步都抱有那里将会是自己的葬身之所的觉悟。

于是他说:“好啊。”

伏井出Kx你

开始交往以后,你仍然习惯于叫他伏井老师,而他也温柔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说来你自己都不太相信,但是确实是他先向你表白的。
有的时候你会感觉他和你们不像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如果说这里不是他的故乡的话,那他又可能来自哪里呢?宇宙,上面,外面。这样的想法冲进了你的脑海。你只在媒体上看见过浩瀚得不真实的宇宙,像是立体的星空,有发光的水母游动的海洋。他一定是亲眼目睹了那广阔世界的兴衰,走过了几亿年的时光,才得以写出这样的文字的,同时也得以在这颗小小的星球上呼风唤雨,却雨露不沾。
但是,即使是这样,即使他对你,对这颗星球上的人是疏离的,他对眼前的各种事物也从未表现出过轻视的态度。你喜欢这样的他。在他眼中,一朵野花和你的价值是同等的。你最喜欢他的正是这一点。如果这世界上还有谁在这点上能像他一样的话——那一定是神明。
偶尔他会显露出有点悲伤的神情,这时候你就不会打扰他,只是看着他闭上眼睛,半晌后睁开。
“伏井老师,我,我也喜欢伏井老师您……”你红着脸,低着头。
“即使我已经接受了恶魔所发起的交易吗?”他脸上带有浅浅的笑意,语气却正经得可怕。
骗子说的话,至少有五分是真的。
即使如此,你还是想和这个人在一起。即使他是想利用你,即使他打心底地没有喜欢过你。所以你默认了,没有用言语作答。你知道他不会相信你的誓言,只有你会。
于是你上前一步,握住了他平时拿拐杖的那只手。

【瞎bb】关于理央和医生

涉及两部作品的剧透,慎入。
理央,出自2007年《兽拳战队激气连者》。
医生(仲代壬琴),出自2003年《爆龙战队暴连者》。
我一直觉得兽拳是爆龙的精神续作……尤其是理央和医生这两个家伙,都是当了几十集反派然后最后几集洗白然后很快死了。(……)虽然挺突然的但是又让人觉得不死不行。不一样的大概就是理央似乎受剧情影响比较大(感觉他为了兽拳的剧情牺牲了一部分角色塑造),爆龙那边剧情没那么紧凑所以医生一下子就突出了。作为剧内的对比,梅丽的形象在很前面就立体起来了,但是理央一直持续着那种“我很惨所以我要追寻力量”就显得挺小儿科的……医生其实也到很后面才有成长,但是他的清冷真的是那种看透一切的清冷,看他说话会有一种“哇这个人说得好对好有道理啊”的感觉,给人情感上就好接受一点。
还有就是在改变发生之前,理央想活,医生不想。后来,理央想死,医生想活。理央想要力量,就像小孩子想吃糖。后来真相大白,他觉得自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自己追求的力量顶端什么也没有,他绝望了,但是在那片雪地里,将又给了他希望。于是他复活了,握住了梅丽的手,然后去拥抱了死亡。他去死是因为罪人必须死,他接受了这个世界,所以也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如果他不死,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正义了。所以他去死了。另外我觉得他对梅丽……他爱梅丽,仅此而已,不是梅丽爱他的那种的爱。如果他选择活下去的话,梅丽应该也是会活下去的。他不是为了梅丽而去死,他只是本来就决定好了。至于剧情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是官方有意发了糖。
医生和他很像,不过不想活的时间要长一点。医生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没有了活着的欲望。我觉得他开始有了活着的欲望是遇到了主角以后的事(然后他们互揍了好几十集)。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化学反应,所以不多提了。“想活着”也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我暂且定义为想要和世界产生联系吧。如果不是“想活着”的话,医生和理央本都可以浑浑噩噩过完一生。可是那算是什么活着呢?因为是自己做的决定,自己决定的路,所以才显得有意义。他们的死亡,正是想要活着的证明。
所以,由他们去吧。

【烈车粉黄】酥皮玫瑰饼

甜,花吐症梗,黄粉黄无差


“神乐!”只能这样了。

“嗯?”少女回头,刘海被空气撩动了一小下。美绪的大脑简直要当场宕机了,但是现在还不行,她告诉自己。

“非常抱歉!”这是为了神乐,为了神乐!

她坐在少女身边,伸手将少女揽了过来。女孩子们说悄悄话的时候都会这样做,但是美绪并不是为了说什么悄悄话,所以她紧张得很,紧张得差点胳膊使不上力。

神乐很乖,软软地倒了过来。

神乐……

她侧头,对准少女的唇贴了过去。

神乐不会死的。

神乐是多么柔软,而自己的嘴唇又是多么干枯啊。美绪伸舌出来湿润自己和少女的唇间产生的河道,可是自己的舌也是那么干,那样干涸……神乐,对不起。美绪在心里又说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她一定会大声地说出来,并鞠上一个180度的躬的吧,但是她自己的唇部终于湿润了起来。是神乐伸出自己的舌,舔了舔她的唇。少女灵活而又生动的唇在美绪心中掀起波澜。

一定要治好神乐,这是美绪现在唯一的想法。对这种事情没有一点经验,甚至是耳闻的她吻起了神乐,既用力又小心翼翼。

如果你所爱的那白马王子不曾诞生于现世,那就让我来假装是那位白马王子。

虽然我一点也不像是,但是我爱你——这份心意绝无半点虚假。

我爱你,神乐。

我爱你。

我爱你洗净的黑发酿出的芳香。

我爱你深邃的瞳中青涩的星光。

我爱你柔弱的身躯,里面藏着善良而真诚的心。

我爱神乐,我爱你。

离开那瓣鲜嫩的唇的时候,美绪已经大汗淋漓,累到她没感觉到喉咙一痒,咳嗽了起来。

啪嗒、啪嗒。

恢复知觉的时候自己正被一下一下拍着后背。美绪没有了那种嗓子痒痒的感觉,拍打在背上的节奏更让她觉得无比舒适,就像小时候母亲拍着哄自己入眠。“你做得很好。”美绪听见虚空中,有人这么对她说道。

醒来的时候她第一眼就看到了神乐的脸。

“美绪!你醒了——”少女开心地笑了。

美绪坐了起来。神乐像往常一样握着她的手说美绪最好了。神乐开心的时候总是说不全话,刚开口就有新鲜的笑容满溢出来。美绪觉得能帮到神乐真是太好了,这样笨拙的自己。

神乐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捧到了美绪眼前。

 

和那个新怪人交手的时候,神乐被怪人的攻击打中了,所以回到烈车上以后,美绪一直密切观察着神乐的状况。

表面上没什么大碍,但是……

“神乐,你怎么了?”

看起来是在咳嗽,像是感冒,但是等等,神乐似乎在咳出什么带有颜色的东西。少女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再移开的时候,美绪看到那是几片花瓣。各种各样的花的花瓣,轻飘又黏腻,躺在少女的手掌中央。

花吐症。美绪的头脑里蹦出了这个词汇。虽然不曾在现实中见过,但是这症状确实是典型的花吐症,要治愈的话只能和所恋之人接吻,不去管的话在短时间内就会死去。

神乐会死!美绪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因恐惧而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但是脱口而出的却是:“别担心……”

“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如她所愿,自己的恐惧没有传递给神乐。少女端详着从自己口中吐出的花瓣,开心地笑了。

“美绪你看——是丁香花哦!”

她发现了不得了的宝贝。

 

五颜六色的花瓣躺在瓶中,仿佛在安眠,又像是在做着跳舞的梦。

“这个送给你,美绪,我的王子殿下——”

Yes,Your Highness. 她回答。

Legend of DUO

扫井上敏树的作品的时候扫到了这部泡面番。一个小时看完了,震惊得除了“井上敏树”4个字以外什么都说不出。

观看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21657/?from=search&seid=10911545036836599254

Legend of DUO,DUO的传说,对,讲的就是关于DUO,这个成为神的吸血鬼留下的传说。但是这虽然是关于DUO的传说,却不是关于DUO一个人的故事。Zieg,这是他的爱人的名字。DUO与Zieg相遇,那是一切的开端。人类与吸血鬼两个种族原本除了依存关系毫不相干,但是他们相遇了,所以我要赞美“相遇”。”相遇“是命运从那不自知的恶意之中凝结而成的善意,是蚌壳里的珍珠。

在我的认知中,井上敏树喜爱描写命运(至少比会川升和小林靖子喜欢),所以我也有意关注了一下”命运“在这全篇几乎只有对话的作品里会如何被描写。人类的世界末日,本来是跟吸血鬼无关的,但是DUO认为有关,于是他成为了吸血鬼们眼中的叛徒。能够对抗命运的只有很少的东西,但是DUO做到了,于是他成为了神明。

Zieg也是神明,但是他是层次低一点的神明。他是天使。DUO创造又毁灭人类,Zieg则只是单纯地救人。DUO和Zieg,是父与子。DUO爱Zieg,同时他又是严厉的。DUO的爱既是有条件的,又无条件付出,这种特质实在是迷人。这故事的结局,我稍微借用一下”会川升“来形容一下这种冲击感吧,虽然真正的会川升给人带来的震撼会更大一些。DUO的传说完成了DUO也完成了Zieg,但是没有DUO的完成Zieg不可能完成。他们就像《假面骑士decade》的decade和diend一样,是不可分离的存在,但是diend对于decade来说是锦上添花,decade对于diend却是不可或缺。

除了这两个人以外故事中还出现了两个人物,一个是吸血鬼猎人(我很喜欢),一个是Zieg那边的一位故人。先说这位故人吧,他是这个故事的目击者。我很喜欢目击者这样的设置,在《假面骑士剑》的时候就很喜欢了(说起来4个人的配置还真是有点像《剑》)。他是一个小孩子,遇见Zieg让他开始成长,而反过来Zieg也拜他所赐完成了自己的成长。他只是路过Zieg的生命,像总会出现的阳光一般,平凡又美好。

然后是我很喜欢的吸血鬼猎人这个角色。他不是那种一出场就让我喜欢上了的类型,一开始我甚至理解不了他,觉得他有点固执。但是在井上敏树表明他那是看透了一切以后的坚持以后我就不得不喜欢上了——他是故事中唯一一个纯人类角色,也确实,很人类。和其他三个人不一样,他有着他自己的故事。他可以被毁灭,但是不能被打败。

总结一下就是DUO和Zieg组成了legend本身,那个孩子是受legend影响的存在,而吸血鬼猎人是这个世界里,不受legend影响也能活得好好的的存在。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像吸血鬼猎人这样厉害,但是确实也存在这样厉害的人。没那么厉害的人有的是DUO的传说。活下去的资本是差不多的,加油活着吧,不对……

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

【次卡萨中心】日记三十题(下)

部分题目轻微士海向。题目来自: http://rr9477.lofter.com/post/1e2defa0_10bb1ceb


1告白/感谢/自我独白(时间点为dcd最终结局前)

很高兴,洗牌之后还是遇见了很多人,爱上了很多人。

大家居然没怎么讨厌这样什么事都要插一脚的我……也是非常感谢了。

至今为止给这个世界添了很多麻烦,之后也会添相当一段时间麻烦,对于这样的我,果然还是忘记比较好吧。

我喜欢假面骑士。但是说是爱的话我还远远没有达到。我只不过是个拙劣的模仿者罢了。为什么每个世界上都有这样决绝的希望存在呢?我将它们的表面收入囊中,真正触碰到的却只有丝毫。

 

2最难过的一天

我亲爱的假面骑士们,除了你们以外我还可以依赖谁?只有追随你们我才能看到,感受到我所需要的美和力量。没有你们我一无是处,就连接下拯救世界的任务也是为了让你们不离开我。

为什么分离的时刻总要到来,滑梯一样奔向结局?我还不想死,只有那个人,海东大树听到了我的哭喊。

而我却有些恨他,恨他即使是他也无法拯救我。

 

3想写什么但算了

我的爱……(划掉)

(不同的笔水写的批注:)随处可见而不值一提。

 

4无奈的事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5脆弱的一面

“咱们跳下去吧,我会抱着你,所以你不会死。”我说。可是明石君却很像个主角地回答:“直面死亡那才叫做冒险。”

“犯二”。中国人发明的用来形容这种情况的词汇。

明石君的同伴说明石君就是个冒险白痴。这就是明石君。

……海东原来是这么想的吗?

害怕。我害怕。人都会死,海东也一样。他像明石君一样愿意死在追寻宝物的路上。

好吧,至少在这个世界,我不是主角。

 

6好吃的美食

他的星球上的橙子。

当然不能被他俩看见,否则会变成inves的。

不让吃的才好吃。

人类都喜欢冒险。

 

7一直不明白的事情

是谁为我们搭建的象牙塔,又是谁为命运指明方向?

 

8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小孩子总是要长大。我也是,长大,然后老去,预见不了自己的死亡。

我想我会自杀,不过一定是在他死了以后,否则他会哭的。

 

9写个谎话

天道总司才不牛逼。

 

10今天是个好日子

狂风暴雨,我们终于有理由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什么也不管。外面那黑色的世界里有孩子正在死去——那也与我们无关。你煮着咖啡,我问你有没有放糖。你有点嫌弃这样的我,但是打雷的时候还是会冲到我怀里。

 

11某个节日

我逃得过所有节日却逃不过我的生日。

 

12和别人一起出去玩

游乐场。

“你想玩什么?”我问道。

因为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所以这孩子反而不知道该选择哪个。

没有想法的话,那就先随便逛逛吧,待在餐饮区喝着饮料玩手机也没关系。

 

13妄想自己的故事

我和你相遇,相处,相知,产生了不可思议的一点点化学反应。

 

14自己的独自旅行(又名如果这世界上没有海东)

她经常会收到我寄来的明信片,虽然她不知道是怎么寄来的但还是会非常高兴地接受。她想知道我的更多,我却怕全部的自己太过沉重让她驼背。她知道我会给很多人寄明信片,虽然理性上明白为何但是感性上还是不能接受。她觉得这是她的“恶”,对我来说这是我的“恶”。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却还是戴着假面前行。

 

15遗书

生而为人,三生有幸。

【切狩】沙扬娜拉

跟风作。 @吻鱼  @你家正切

在海关的时候,Chase隔着屏幕说了一句:
“这里没人认识你。”
“我知道。”
狩野洸一的声音本来就很低沉,被口罩一过滤就更闷了。机械般沉重的声音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然后屏幕那边的声音就不说话了。Chase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这是他在不长不短的人类生活中学会的,狩野洸一喜欢的也是他这一点。
“Chase,”狩野洸一费力地说,“我看到了白鸽。”
Chase的眼前也出现了白鸽。白色的群鸽簌簌地飞起。
他想欢乐大概就是这样的颜色。然后他想到了刚。那耀眼的白色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打在他身上的光像是要掩盖什么一样灿烂十足。
刚是个好孩子,狩野洸一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但是现在复活的他能这样毫无掩饰地生活在光天化日之下,狩野洸一却不行。人类的世界对于纯正的光有着一种若隐若现的排斥,似乎太正义就不像人类一样。进之介和刚身上的黑暗和光明都处于一种很微妙的比例,所以大家喜欢他们,接受他们,崇敬他们。而Chase和狩野洸一就不行。
但是Chase有雾子,有进之介,有刚,而狩野洸一没有。Chase也想,可是他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将自己的容身之处分一半给这个人,这个和自己一样又不一样的人类。
“Chase,你现在还觉得自己是roimude吗?”
“我是人类。”有些生涩,但是非常确定的语气。
“没错,你是人类。”
“你也是,洸一。”
“我知道。”
又是以这一句话作为结尾,但是两个人已经习惯了。
他们就像一对人世间最普通的双胞胎,只是两个人都还是孩子,所以相处方式也像两个孩子一样。
如果雾子在身边的话,她或许会像一名幼儿园老师一样提醒两个人说:“该说再见啦。”
“再见。”Chase于是说。
他目送着自己的兄弟离开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