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抽不了烟

找画手画的稿子()

迟到了一个小时……
超人幻想完结一周年庆及会川爸爸父亲节快乐。
从左至右:轰轰战队冒险者,人吉尔朗,门矢士,爆炎杀手,假面骑士剑。

门矢士/多普盖拉的一点东西

#就,忽然觉得次卡萨和多普盖拉其实很像,这篇代入次卡萨和多普盖拉都可以。
#剧中多普盖拉还没出来呢就把大家吓破了胆,但是后面其实他也没干什么事情,不得不让人怀疑“毁灭了一座繁华城市”是否出于他自己的意志。
#我也像理央一样把绝望化作了力量呢。

记忆随着泪水一起消退。
我是谁?
你们又是谁?
“世界的破坏者。”
“你是世界的破坏者。”
“他们会叫你,世界的破坏者。”
心里的一根弦绷紧了几分,发出低沉的声响。这大概就是悲伤吧。
回答我问题的人忽然拉弓,于是,一支箭射穿了我的心脏。原本隐隐作痛却还算完好的心脏顿时出现了一个缺口。
我已经无法失望或者绝望了。
是我,毁灭了世界——
然后,死去了。
但我并没有安然睡去,我的灵魂哀求着自己放我一条生路。
希望和绝望在不断的角力中,趋于沉寂。
我想我的心大概是死了。
神再次开口了,他说——
这心上的缺口,就叫做恶。
在找到能够填补它的事物之前,我们永远都不会得到安宁。
在找到之前,就这样罪恶地活下去吧。

所以说,能被你杀死真是太好了——
夏蜜柑/壬琴。
我已经足够幸福了。

【仲代壬琴&多普盖拉】二十字微小说

1.Horror(恐怖片)
仲代壬琴的衣柜里不剩下一件干净的白色外套了。

2.Gary Stu(杰克苏)
“如果你们是爆炎连者的话,那我就是——爆炎rainbow!”

3.Future Fic(续集)
“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你们超级英雄大战还叫我?”

4.Episode Related(原作片段)
我是为了遇见你而重生在这异世界的土地上的。

5.Crossover(混合同人)
多普盖拉吃着苹果看着壬琴在小黑本上写名字。

6.Crime(犯罪小说)
抽出匕首,他对阴影中的搭档说:“是你喜欢的味道。”

7.AU(平行世界)
(接《再飞行》)最后,多普盖拉被壬琴带到了地上,变成了人类。

8.Angst(虐)
为了救他,多普盖拉将自己钉在荆棘上,开始了歌唱。

【仲代壬琴x多普盖拉】再飞行

#成年了就可以结婚啦!(不)
#小壬琴和大翼龙的故事

多普盖拉是被人类少年还带着稚气的嗓音唤醒的。
在醒来之后他才发现,那个人类少年不仅对着他理解是他耳朵的地方大喊大叫,还时不时地踢他几脚。
多普盖拉站了起来,翅膀上积的灰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飘落下来。那名人类少年直立在未落定的尘埃之中仰起头来,直视他的眼睛。
勇气可嘉嘛,小子。
“你会飞吧,”少年说,“请带上我一起。”

多普盖拉载着仲代壬琴在云层下飞翔。
虽然没有安全带之类的安全设施,壬琴还是叉着手站在白色翼龙的背上。
和想着自己长大以后要做什么的同龄人不一样,壬琴自从有了梦想之后就开始为其奋斗了。
他顺着故事书里看起来不像是子虚乌有的故事,顺着一个个传说,找到了多普盖拉的洞穴。
所以仲代壬琴,怎么说呢,让多普盖拉刮目相看了吧。
多普盖拉的种族在成年以后是一定要飞上天空的。
既然如此,那就陪这孩子玩玩吧。
可是,壬琴是怎样确定多普盖拉一定会带他走的呢?

他躺在多普盖拉的额头上熟睡着。飞翔的多普盖拉像一朵挡住了星星的流云。
几个月的旅行,他们已经环游了这颗星球一周。
多普盖拉的种族在成年以后是一定要飞上天空的。
那之后,他们就不会再回到地面。
仲代壬琴和多普盖拉都快到那么大了。
多普盖拉轻轻颔首,将人类的少年送回地面。
然后他鼓动翅膀,向着夜空飞去。

在天空下日复一日地俯瞰大地,这种生活比想象中还要无聊。这也是为什么多普盖拉一直待在地上,消极地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人类少年的出现是一段插曲,却没有改变结局。

十年后。
多普盖拉从来没见过这样开的飞机,那简直是直直地向自己撞了过来。驾驶员肯定脑子有问题,他想。
而那驾驶员,正是仲代壬琴。
“你以为你能丢得下我吗。”
“傻鸟。”

【仲代壬琴&多普盖拉】最后的谋杀

他带我去过很多悬崖,很多很多。有很多极限运动都是以悬崖为开端,有自然产生的悬崖,也有人造的悬崖。人们在极限运动强烈的刺激中感受到活着的感觉。但是即使是从悬崖上跳下去,经历那种刺激直到习惯了以后,也就不再那样让人向往了。“所以,一定要留到最后。”他这么说道。
而且,比起下面一片雾蒙蒙看不到底的悬崖和地面清晰可见的悬崖,他更喜欢海边的悬崖。想到自己未死透的身体会被一浪浪拍到礁石上,直到死去前一秒都是生活在惊涛骇浪里,心里就一阵兴奋。这种心跳的感觉,就是活着。
终点已经确定,因此,不再有任何值得恐惧的事情了,大步往前走吧。

不过,说实话,在遇到他之前,我也没有恐惧过任何事情。
就是很无聊,生活也是,家庭也是。为什么吃饱穿暖就是幸福呢,为什么一家人在一起就应该开心呢。自己和整个世界似乎有着一道看不见的墙,像生活在仓鼠球的仓鼠一样。
要小心不能伤害到别人,否则就会被社会开除掉。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活着呢,说到底活着又是什么?
真是无聊。
即使身边的人死去也无法在自己心中感到任何波动,这个事实让去死也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起来。
然后某一天,他出现了。
家人的血溅在我的脸上,衣服上。每个人的都是毫无区别的红色。他没有在看我,这让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存在,直到我低头看见自己的衣服沾上了血。
衣服,没有人洗了。
不过这又能怎样呢,衣服脏了就要洗,否则就不能穿出去。洗衣服的双手不管是谁的都一样,就像家家户户的洗衣机一样大同小异。

他叫仲代壬琴。虽然我一直记着,但是名字其实不重要,因为对我来说,我只有他。
仲代壬琴是个杀手。
至于为什么没有一起夺走我的性命,他的回答是我看起来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奇怪的笑点被触动,人生第一次大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眼泪的咸味触碰到了味蕾。
真是个怪家伙,我想。
他成为杀手是因为杀手只有杀和被杀两种选择,这让他的生活变得简洁有力。
我想他应该是喜欢他的工作的。他甚至会在工作中带上我,说是可以增加难度。
人生对他来说是一场无聊的游戏,他只想让这变得更有趣一些。
于是他带走了我。
这是我第一次真心为一个人做些什么事,而他也一样——即使我在他眼中只是条狗,只是个随时可能引爆的不确定因素。
他为了死而活着。
而对我来说,就是和他在一起,作为他唯一的目击者,这就已经够有意思了。
我忍着疼痛,他在自己打出的伤痕上贴上胶布。
心脏,在跳。
扑通,扑通。

终于,他老了。在工作中的表现大不如前,心中的动力似乎也开始枯竭了起来。
我扶着他来到他二十年前就看好的海滨。这片海洋,将成为他的归宿。
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而我也是。
“多普盖拉,你走吧。”多普盖拉,那是他为我起的名字。
海风有点大,我上前一步,帮他披上外套。
“能遇见你,我很开心。”我说。
和您相遇之前,我从来没有真正活过。
“我已经足够幸福了。”
或许我就是为了遇见您而出生的吧。
“所以,请允许我……”
扑通,扑通。
“真是个怪家伙。”
他向前迈出一步,我跟上。
两步。
他喜欢默认,我知道。
三步。
这时他意外地,似乎是不经意地,向后探出了手。
他找到了我的手。
一前一后,我们拥抱了那片蔚蓝。

“永别了,壬琴。”
海水停止了我的呼吸。

两个小时的指头涂画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