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仲代壬琴&多普盖拉】相爱相杀十题

设定:人类和爆龙之间发生了战争。
题梗出处见评论。

1.朝着你的心扣下扳机
熟悉的白色残影。
只有移动得十分迅速才能在爆龙的视野中形成这样一道光一般的白影。这样的攻击,只属于那个名为暴杀手的男人。
暴杀手,仲代壬琴。男人有着一个响亮的称号和一个好听的大名,但是多普盖拉还是喜欢叫他“人类”。在这种战争时代选择的余地并不多,这就已经从侧面体现了仲代壬琴对多普盖拉的特殊性。
男人的武器是一把白色的羽毛剑,还不等多普盖拉反应,那剑就刺向了强风翼龙的心脏。
已经得到关于吾等弱点位置的情报了吗,人类。
“乒!”羽毛剑刺透了护甲。那是上次战役中的战利品,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剑尖刺进了皮肉,距心脏的位置只差几寸。
“不错嘛,人类。”强风翼龙的声线一如既往地清冷而慵懒。多普盖拉是少说多做理念的践行者,除了极少数伙伴以外,只有仲代壬琴能触动他喉中的声弦。
暴杀手干脆利落地收剑,多普盖拉甚至能猜到他那血红獠牙的面罩下的表情是何模样。
“不会有下次了。”
拭目以待。

2.从你那夺来的东西特别值钱
作为人类对抗爆龙的最强战士的仲代壬琴自然有过许多战利品。霸王龙的獠牙,三角龙的角,甚至是翼龙的翅膀。
然而他作为自己的武器使用的却只有那把来自强风翼龙多普盖拉的羽毛剑。
——用爆龙来对付爆龙是最有效的。
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沾上了同伴的血。感觉如何?
总有一天,此刃将会将你的头颅砍下。
大多数人类上战场会带着很多东西。武器,护身符和遗书。
而他却只有他。

3.喜欢他所赐予的活着的感觉
仲代壬琴有时会觉得,毁灭了这个世界的并不是爆龙,而是自己。
虽然是个医生,但是仲代壬琴对人的生命可以说相当漠然。除了爱和友情,得到什么对他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他也因此对“活着”的感觉产生了怀疑。
生命真的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吗?
自己从来没有想要活下去过,自然无法与含泪活着的他人共情。因此,世界末日的来临对仲代壬琴来说也不过是需要救助的患者翻了番——这样的挑战甚至让他稍微开心了一下。
即使变成了这样,他还是真诚地觉得这样的人生挺无聊的。非常无聊变成了挺无聊,仅此而已。
他甚至对一个个出现的爆龙产生了一点期待——只是那些期待很快就落空了。爆龙是很强,但是人类也不弱。不,在仲代壬琴看来,双方都太弱了。
无论谁胜谁负,他都冷眼相待。为什么人类都能把远方的自卫队当成是自己的亲朋一样对待呢?明明是毫不相干的“别人”。如果这是与生俱来的天性的话,自己不是人类也说不定。
可惜,爆龙似乎也是很在意同伴的种族。
世界是透明的——要不就是自己是透明的。自己并不出于自己意志地置身度外,就像个没有名字的怪物一样。
直到有一天,那只被称为史上最凶恶的生物的爆龙降临人世。整片大陆,火光冲天。
“你好啊,人类。”
仲代壬琴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
这具身体,这颗心之中压抑了二十年的冲动——
生死之游戏,终于开始了。

4.在被我杀掉前哪都别去
虽然拥有着压倒性的力量,但是多普盖拉并没有受到其它爆龙的尊敬。它们和他保持着的距离说是因为多普盖拉的孤僻,不如说是因为恐惧。
他甚至不被允许踏入爆龙的世界。他所停留过的地方,全部化为了废墟。
但是他并不反感这样的大家,或是这样的自己。
新来到的这个世界属于人类。这个种族并没有看起来那样弱小。就连多普盖拉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他望着在那片火光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的人类青年,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
看样子要在这个世界待一段时间了呢。
他觉得他自己或许是笑了,像人类一样。

5.刻下属于自己的刀痕
和你的相遇是所有的开始。你瞪着红眼睛看着我,我流着红色的血盯着你。
你身上的伤痕就是我曾在这个世界上活过的证明。
不是“只有我才做得到”,而是“只有你能做得到”。

6.相对应的伤口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7.没有你的世界毫无乐趣可言
“我啊,第一次感到自己也是人类。”
“如果只是夺走我的生命并没有什么,但是只要爆龙继续夺走人类的生命,我就有继续战斗下去的意义。”
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的话,多普盖拉是为了仲代壬琴而毁灭世界的也说不定。

8.血液四溅的瞬间萌发爱意
多普盖拉第一次意识到,血液原来和火焰一样是温暖的。
同族的伙伴不敢接近他,渺小的人类却又接近不了他。
翼尖刺进人类腹部的一瞬间,血液四溅。
永别了。
——壬琴。

9.生前最后一句话是
“真是个怪家伙。”
“彼此彼此。”

10.倘若能选择来世
那就再让我心跳加速一次吧。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