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仲代壬琴x伊能真墨】喜欢

拉郎。爆炎杀手和冒险黑。

他的衣柜里有一百件一样的白色大衣,他死后他的管家将它们分给了来吊唁的人们。

伊能真墨在穿衣镜前披上了领到的白色大衣。真墨不喜欢这样的自己,看起来像女孩子似的。

果然还是黑色比较适合自己。

说起来,那家伙,仲代壬琴也一直在外衣里面穿黑色来着。那大片的白色像是要中和掉他灵魂中的黑一样,却反而让他的黑色更加显眼。

正是因为在仲代壬琴身上看到了黑暗,自己才讨厌他的吧。

人都讨厌和自己太过相似的人。

 

虽然职业是医生,但是仲代壬琴并不是那种白衣天使型的角色。

他那神乎其技的技术拯救了伊能真墨,但是伊能真墨在手术室中醒来之时心中并没有充满感激之情,不管是对救了自己的人的还是对上帝的。

他万分厌恶这个地方,他想离开。

伊能真墨不能不去寻宝。不能寻宝的话,伊能真墨的人生就没有一点意义。

手术后第三天,仲代壬琴来查房的时候,撞到了正在换衣服准备逃跑的伊能真墨。虽然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宝物猎人,真墨的肌肤依旧洁白又细腻。

“就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漂亮吗?”

伊能真墨怀疑过仲代壬琴的性向,但是在遇到明石晓以后,他开始觉得仲代壬琴的话有点道理了。

他们俩都不是话多的类型,所以真墨也不记得是仲代壬琴是在什么时候对他说出下面这句话的了。反正,那一定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我说你啊,不喜欢自己吧。”

虽然好像没什么错,但是自己的真实,自己最大的秘密被这样一针见血地指出,实在不好受。

这个人,从看到自己脱下病号服就看透了自己的一切。

“为什么要让我走?会被扣薪的吧。”

“因为很有意思啊。”

伊能真墨的心跳了两下。

他感受到对方的胸膛中传来,自己将宝物收入囊中时会发出的心跳声。

伊能真墨更加执著地追寻起世间的宝物。

 

他将偶然遇见的那个女孩,间宫菜月留在了自己身边,带着她一起寻宝,一起生活。菜月让他信赖,让他第一次有了想和谁一直在一起的感觉。

菜月和他不一样,她还没有被生活开发出心中的黑暗。她又从一开始就很强,强到可以和真墨一起出生入死。

渐渐地,他忘记了自己的黑暗。

他有了想要超越的人——明石晓。

他有了一个归宿叫做——冒险者。

持续不断的幸福让不幸的到来对他来说猝不及防。

人做出的选择就像命运一样无法预料。

黑暗,那是想要变强,打倒什么的冲动,那是想要破坏,追逐死亡的冲动。

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的。黑暗充满了自己心中对宝藏的欲望以外的每一块。和这片黑暗比起来,引导他的同伴们,那些光是那么微不足道。

自己出于本心作出的选择将同伴们拉到了生死线上。

这样的自己,果然还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比较好吧?

破坏与死亡的冲动仍寄宿在自己体内,海浪一般不停拍上胸口处的浅滩。

 

刃不在以后,能够理解自己的人在这颗星球上只剩下一个。

仲代壬琴。

伊能真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去找他。或许是想打倒他,以将自己从黑暗之中解放出来,即使没有了黑暗自己将灰飞烟灭。那是死亡的冲动,也是黑暗的本质。

他被告知仲代壬琴已经离职了,于是他登门拜访了仲代壬琴的家。

那个长得奇形怪状的管家给真墨倒了杯红酒。一点也不甜,真墨不喜欢,但还是一饮而尽。

然后,他就开始讲自己的故事了。是非常平凡而无聊的故事,但是对方却饶有兴趣地听了下去,就好像他一开始就知道真墨会说什么,但是还是非得听真墨亲口讲述出来一样。

真墨的酒量不好,一杯下肚以后已经有了醉意。

他听到仲代壬琴说:“这样的你,我倒是挺喜欢的。”

仲代壬琴向墙上的靶子扔出飞镖,轻轻松松地正中靶心。真墨发现,至少在此时此刻,他愿意听仲代壬琴说话。

“实在不行,就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为什么自己唯独愿意听这个人讲话呢?这个人看透了一切,对一切失去了信心,即便如此,还是苟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仲代壬琴让真墨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我会活下去,即使死后一定会下地狱也会这样活下去。”

自己一直行走在黑暗里,忽然一双手推了自己一把,让自己踉踉跄跄前进了好几步。

在那之后,自己看见了光明。

菜月,明石,还有其他几个把自己看作同伴的冒险者们。

仲代医生也有吗,这样的同伴?

原来是这样的啊,生于黑暗,却追寻光明,这是他们唯一的路。因为是唯一的路,所以为啥要哭丧着脸往下走呢?

伊能真墨终于看清了仲代壬琴,也看清了自己。

 

真墨想仲代壬琴最后大概也是害怕的,害怕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伙伴,害怕这个同伴们赖以生存的世界被自己毁灭。

“冒险者,attack!”

伊能真墨打出响指。

人在与黑暗战斗的时候,自己就成为了光明。

 

 

 

如果再次相遇的话,仲代医生会对自己说些什么呢?

 

 

 

“你现在喜欢上自己了吗?”

 

 

 

嗯,喜欢上了。

也开始喜欢你。

仲代医生。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