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士海】回笼

七夕小点心。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喜欢你”……

>>>壹

——想见你。

 

>>>贰

门矢士并不是那种会因为好久没见到了而想起某个人的人。他思念起某个人那就是思念某个人了。流动的时间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那个家伙,去哪里了啊……

海东大树在门矢士会想起的人里是比较特殊的存在。他并没有自己的世界,总是徘徊在别人的世界,一项宝物收入囊中就离开,去下一个目标所在的世界。也因此,门矢士没法想找他就找到他——虽然士总是欺骗自己这是因为自己太忙了,忙着拯救世界。

这种自欺也并非无理无据。在参与到某个世界的发展进程的时候,门矢士确实很少想起海东大树。

但是,会想起谁也就说明着,自己想要回到哪里的吧。那就是门矢士真正的归宿。

 

>>>叁

——并没有,很想你。

即便如此,使用invisible让自己隐形的时候,自己还是在想着他的。

总会相见的。

所以也不用着急。

 

>>>肆

海东像个霸道的旅行家,每次来到光写真馆的时候都带着一堆纪念品。士每到一个世界也会带点什么走作纪念,但是他留下的只是照片。海东就随意多了,大到摩托车小到头发丝。说是纪念品则是因为,士从没见海东骑过那辆车。

有的时候海东还会把他不想要却也懒得还回去的东西送给士。士自然是不敢收这些赃物的,最后送给士的礼物就和海东带回来的纪念品堆放在了一起。

士想海东大概也是把光写真馆当作自己家的。

他一定会回来,但是无论是自己还是他都无法停留,所以不能保证一定能见到。

至少有个稻草人代替自己坐在这里也好啊。

说起来,自己也不曾赠予他什么……

 

>>>伍

他对带着门矢士的气息的事物格外敏感,不仅能辨认出士碰过什么,还能感受到士寄托在事物之上的爱与念想。

这样的他,却一到和士面对面的时候就不知所措。

Diend啊,请让我嗖地一下出现,嗖地一下将宝物卷走,最后嗖地一下消失吧。

海东大树没能得逞。

 

>>>陆

“我没看错吧,这是……”

他看到门矢士重要的卡片夹正仰躺在写真馆客厅的餐桌上。

海东大树的双腿不受控制地开始挪动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正步入抓鼠陷阱。

这世界上敢于觊觎门矢士的卡片夹的只有一人。

这是专为海东大树布下的陷阱。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角。

还没等海东大树意识到来者何人,那只手的主人就将他揽入了怀中。

 

>>>柒

——想你了。

“唔……”

“说什么?没听清。”

——我也是。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