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烈车粉黄】酥皮玫瑰饼

甜,花吐症梗,黄粉黄无差


“神乐!”只能这样了。

“嗯?”少女回头,刘海被空气撩动了一小下。美绪的大脑简直要当场宕机了,但是现在还不行,她告诉自己。

“非常抱歉!”这是为了神乐,为了神乐!

她坐在少女身边,伸手将少女揽了过来。女孩子们说悄悄话的时候都会这样做,但是美绪并不是为了说什么悄悄话,所以她紧张得很,紧张得差点胳膊使不上力。

神乐很乖,软软地倒了过来。

神乐……

她侧头,对准少女的唇贴了过去。

神乐不会死的。

神乐是多么柔软,而自己的嘴唇又是多么干枯啊。美绪伸舌出来湿润自己和少女的唇间产生的河道,可是自己的舌也是那么干,那样干涸……神乐,对不起。美绪在心里又说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她一定会大声地说出来,并鞠上一个180度的躬的吧,但是她自己的唇部终于湿润了起来。是神乐伸出自己的舌,舔了舔她的唇。少女灵活而又生动的唇在美绪心中掀起波澜。

一定要治好神乐,这是美绪现在唯一的想法。对这种事情没有一点经验,甚至是耳闻的她吻起了神乐,既用力又小心翼翼。

如果你所爱的那白马王子不曾诞生于现世,那就让我来假装是那位白马王子。

虽然我一点也不像是,但是我爱你——这份心意绝无半点虚假。

我爱你,神乐。

我爱你。

我爱你洗净的黑发酿出的芳香。

我爱你深邃的瞳中青涩的星光。

我爱你柔弱的身躯,里面藏着善良而真诚的心。

我爱神乐,我爱你。

离开那瓣鲜嫩的唇的时候,美绪已经大汗淋漓,累到她没感觉到喉咙一痒,咳嗽了起来。

啪嗒、啪嗒。

恢复知觉的时候自己正被一下一下拍着后背。美绪没有了那种嗓子痒痒的感觉,拍打在背上的节奏更让她觉得无比舒适,就像小时候母亲拍着哄自己入眠。“你做得很好。”美绪听见虚空中,有人这么对她说道。

醒来的时候她第一眼就看到了神乐的脸。

“美绪!你醒了——”少女开心地笑了。

美绪坐了起来。神乐像往常一样握着她的手说美绪最好了。神乐开心的时候总是说不全话,刚开口就有新鲜的笑容满溢出来。美绪觉得能帮到神乐真是太好了,这样笨拙的自己。

神乐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捧到了美绪眼前。

 

和那个新怪人交手的时候,神乐被怪人的攻击打中了,所以回到烈车上以后,美绪一直密切观察着神乐的状况。

表面上没什么大碍,但是……

“神乐,你怎么了?”

看起来是在咳嗽,像是感冒,但是等等,神乐似乎在咳出什么带有颜色的东西。少女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再移开的时候,美绪看到那是几片花瓣。各种各样的花的花瓣,轻飘又黏腻,躺在少女的手掌中央。

花吐症。美绪的头脑里蹦出了这个词汇。虽然不曾在现实中见过,但是这症状确实是典型的花吐症,要治愈的话只能和所恋之人接吻,不去管的话在短时间内就会死去。

神乐会死!美绪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因恐惧而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但是脱口而出的却是:“别担心……”

“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如她所愿,自己的恐惧没有传递给神乐。少女端详着从自己口中吐出的花瓣,开心地笑了。

“美绪你看——是丁香花哦!”

她发现了不得了的宝贝。

 

五颜六色的花瓣躺在瓶中,仿佛在安眠,又像是在做着跳舞的梦。

“这个送给你,美绪,我的王子殿下——”

Yes,Your Highness. 她回答。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