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上天组】阳之翼

#树兰留&仲代壬琴


6号,仲代壬琴——那对兰留来说是个熟悉的名字。从两个月前开始,这个男人就开始在兰留这里看病了。

他进来了。像以往那样身着白色的大衣,看起来就像个医生。当然仲代壬琴也确实是个医生,但是在这里,他只是位病人,和来兰留这里看病的其他病人一样。

“这段时间感觉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

“‘还是那样’是什么样?”

壬琴沉默了,好像正在从某个意识空间转移回来一样,他艰难地开口了。

“我梦见了白色的恐龙,它扇着翅膀,整座城市都化为了灰烬,而它只是在扇动翅膀而已。”

 

这个叫仲代壬琴的男人说他想死。明明自己也是个医生,却救不了自己,来看心理医生也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似乎已经决定了某些事情,某些兰留看不到,但是能够感觉到的事情。

他不是单纯的抑郁,开药无法解决问题,兰留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将这个人拉回属于活着的人们的世界。她无法理解壬琴所说的“无聊”,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兰留的职业操守。

他说他经常梦见自己的各种死亡,即使没有意识到这是梦境,躯体也在自动渴求着死亡。

兰留并不是那种对谁都能拿出绝对对症的解决方法的人,但是她知道不能将每位病人当做一模一样的,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而自己的工作就是努力去看到他们眼中的景色。

因为天很蓝,所以想死。兰留想起来了这样一句话。无论是哪里都有着深刻的悲伤,而悲伤和悲伤却是不能一概而论的,悲伤的人各有各的悲伤。

“现在就去死的话,醒来的时候你会更加讨厌自己的。”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壬琴第二次来的时候,天气仍然很好。聊过以后,兰留知道他是打算将和兰留的心理咨询当作常规了——只是这样,兰留觉得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最近还是经常和负面情绪打照面吗?”

“嗯。”

“好一点吗?”

“嗯。”

也对,毕竟还活着,确确实实地活着呢,壬琴。

虽然在别人看来可能是没什么意义的对话,但是如果能这样,一点一点将壬琴拉回地面上的话——

 

自己无法拯救每个人,但是,即使如此,还是要尽量去干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

当然梦想还是创造一个天空永远是蓝色的世界,让壬琴,让每个人都能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

这样的兰留,也姑且算是美好的存在了——对仲代壬琴而言。

虽然不至于让自己下定决心留在地面之上,但是,在那只白色的翼龙来迎接自己之前,先活着看看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