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黑沼青叶的自白:写给龙之峰帝人

在首领生日前可能无法完成所以会一部分一部分地丢。原创剧情偏少。重点想思考青叶到底是什么样的,青叶对首领的感觉又究竟是什么样的。因首领而喜欢上青叶的我非常想要否定青叶和阿临的“重复”。

这里是首领和青叶的角色厨。

【1】故事的开始

在认真应付升学来到来良高中以后,我从暑假开始踏上了寻找能够让我和伙伴们遨游的新的海洋的旅程,而规模大而又没有规矩的独色帮DOLLARS成为了我的最佳选择。

情报贩子的情报很详细,所以没费多少事就找到了龙之峰帝人,那时候他还当我是“普通的需要照顾的学弟”,正中下怀。我不会说他非常好骗或者是我演技高超,反正就这样,我接近了帝人先辈,还有帝人先辈喜欢的杏里学姐。在这所学校里,没有人认识真正的我,我只是平常地上学,平常地与人交往,因九十九屋真一的话而对帝人先辈产生了在“利用”之外的兴趣。毫不夸张地说,我喜欢这个人。我仔细地观察着他,为了能够控制他,也为了确认他和“DOLLARS创建人”的身份的那一线之隔。

建立DOLLARS的学长,就像建立蓝色平方的我一样。我曾经以为他是标准的班长,老好人,乖孩子。事实上我也同样是这样,我可以在很多人身上看见我的一部分。帝人先辈其实并不擅长掩饰自己,但是不可否认他的两面性。学校里尽职尽责的班长是帝人先辈,时不时地回到DOLLARS的广阔海洋里,谁都打扰不到的也是帝人先辈。我的决定是,改变环境来迅速促成他——变成我。哪里可能有真正的“乖孩子”呢?每个人都是抱着自己的秘密在活着。帝人先辈有着和我十分相似的气场,所以我不太费事就认出了他。两个相差一个年级的先后辈熟稔在校园里,这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会像以前的平和岛和折原临也那样引起注意,然而,即使两个这样相似的少年在一起,自己隐藏着的秘密也还是会藏得好好的,不被发现,这秘密就像传说中绝对不能说出的自己的真名一样,有着神奇的魔力,与自己的生命,与自己的存在本身紧密相连。

只要去攻击DOLLARS,就等于破坏了龙之峰帝人这个个体本身。相当具有作为“捕食者”的自觉的我早早在他身边布下了网。这样死去,或者在我口中暂时活着,只留下这两个选择。DOLLARS是脆弱的,帝人先辈是透明的。但即使是这样他和它也存在了如此之久还没有消失,反而越发壮大。答案非常肯定,只是需要尽多大努力的问题。

“龙之峰帝人学长这个人可有趣了呢,他确实是个有趣的人。前段时间不是被黄巾贼那帮家伙袭击了吗,那个时候,明显情况十分危急,就算当场嗷嗷大哭也不会觉得奇怪。即使情况危险万分,但这种偏离日常生活,类似于漫画情节的状况,他比谁都喜欢,比谁都热爱哦,他就是这种类型的人呢!正因为如此龙之峰学长才会创办了DOLLARS。”我是这样说的。

我看到了他若隐若现的翘动的嘴角,那或许是极度兴奋的情况下才会一直保持着的,他真正的笑容。开心的时候只会翘动一下,平时保持着的那种微笑是敷衍的,只有这才是真实的,这才是真正的帝人先辈!只有我能看到的,只有我能毁灭的帝人先辈!

那天晚上,他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圆珠笔的声音一伸一缩,如同他压抑着的紧张的心情。

啊,收网了。

【2】名为帝人先辈的怪物

“为了打败怪物而自己成为了怪物”的怪物,这就是帝人先辈。那道深渊,帝人先辈跳得义无反顾。

一点火种,就在他心里导致了这么大变故。完全超出预期。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句折原临也了呢。我不是折原临也,人生这场游戏我会作为玩家而不是旁观者,好好玩下去。我毁掉别人的人生,也会相应地在自己的人生里付出代价。或许有人会问,相安无事不是两全其美吗?人活着,就在互相伤害不是吗?只有蓝色平方是我的伙伴,是我自己选择的伙伴,只有折原舞流和折原九琉璃双胞胎姐妹是我不想伤害的特殊的人。我对于舞流和九琉璃的感情,大概就像帝人先辈对纪田学长和杏里学姐的感情一样吧,我不想让蓝色平方牵扯到她们俩,虽然我无比期望让自己与那两人产生一种羁绊的联系。在这一点上,我是不会干涉帝人先辈和帝人先辈的朋友的,毕竟我也有想要生龙活虎着去见面的人。帝人先辈,和我们成为了互相利用的关系。

在否定了可以将他控制在手中的判断的同时,近乎于狂热的感情产生了。

顺理成章地,在自己心里确定了“龙之峰帝人是我们的首领”这个事实,以及“帝人先辈是黑沼青叶的首领”这个现实。首领,是无论如何都要追随的意思。

好奇我们的力量最终会将他带向何方。我递给他那个他想要的“和蓝色平方一起行动时的伪装”,我们的标志——鲨鱼头套的时候,他像是被感动了,情绪很激动一样,遏制不住微妙的笑容。“学长,你又在笑了呢。”

这次他自己意识到了。“嗯,能成为你们的一员,你们愿意成为我的力量,我真的很开心。”

听起来是无聊的客套,但这其实是帝人先辈的习惯,是帝人先辈这个人的一部分。

虽然说没有保护帝人先辈的义务,但是还是想要保护他,就像“保护自己”这样自然。

在蓝色平方的短暂时间里帝人先辈以惊人而让人崇拜的速度地深入着池袋的海洋,好像他本来就属于那片黑色的深海一样,毫无恐惧,甚至带着些许兴奋。我有把握说,无论在何时,他都没有这样开心过。以我自身来举例子的话,那就是我在大哥的房间放了火之后,第一次真诚地对着大哥微笑了。那之后,我学会了微笑和善待他人,破坏是一种交流,毁灭别人就是善待别人,所以,九琉璃和舞流姐妹我也是想要毁灭的,但是为了区分于折原临也,这想法还是作罢了。看着帝人先辈在自己身边度过的时光,就好像看到了浓缩的自己的人生。我仿佛能看见帝人先辈的结局,并饶有兴趣地不加阻拦。

我非常清楚我所希冀的终点在何方。我会绕道去往那里,并努力不在半路受伤,看样子,会迟于帝人先辈很久很久啊。如果那个时候,我还是这个我的话,那就拉上最喜欢的两个女孩子一起陪葬吧,她们会是最美丽的陪葬品,这个我已经“死去”了的话,如果她们还愿意留在我身边……

真是自私的想法呢。

帝人先辈和情报贩子折原临也的关系非同寻常,应该说,帝人先辈对折原临也的态度已经接近一种“信仰”的程度,他会经常寻求折原临也来帮他指点迷津,简直把折原临也当作了神谕一样。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啦,不过就算折原临也在此时此刻死去也不会对帝人学长有什么影响的吧。即使折原临也和我不来插一脚,帝人先辈也会靠自己顽强地成长的吧。帝人先辈,可是在以我们无法分辨的速度成长着,成为一个怪物。

谁都无法阻止。谁也都将无法阻止。如果谁来阻止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去打断他的腿,将烧烫的火锅汤从他的头顶浇下。心中的火焰在遇到帝人先辈之后一直燃烧着,让我无时无刻不感到由衷的开心。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