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一切都是为了龙之峰帝人的死亡

中二脑洞作。对于13卷的改写——帝人死亡线。写到后面一半才开始真真切切地感觉这样的结局对其他人太残忍,所以就写到帝人死去为止了。一万字左右,吸取了原著的部分精髓。基本只涉及新塞线与帝人线。以前看到过这样一篇标题的同人,然后就忽然觉得《DRRR》所有篇幅就是为了龙之峰帝人的死亡而作的铺垫。不过那篇同人和我想象的相去甚远就是了。说起来,让我满意的青帝同人着实还没有遇上过。


——九十九屋真一の序言の节选

普通高中生:龙之峰帝人的故事应该再过不久就会结束。

他所建立的独色帮DOLLARS,是什么也不做的一群人在一起堕落的意思。DOLLARS本来是一个玩笑,而龙之峰帝人却在拼命守护着这样一个玩笑。不知何时,DOLLARS已经有了实体和自己的力量,成为了庞大而又复杂的存在。将所有的一切都背负在自己身上的他,现在只信仰“过去”,除此以外什么人都不再相信,包括他自己。

龙之峰帝人遇到的情况,超过一半以上都是「他自己原先播下的种子」。根本连不良少年都不是的普通高中生,竟然能够统领一个独色帮,让自己的命运与黑道、没有头的骑士纠缠在一起。听起来简直就像是都市传说。

我要看看这名伟大,且已经将自己逼到绝境的「普通高中生」,会将哪个人卷进这场风波,卷到什么地步;并以什么样的方式,掉到哪个地方去。

龙之峰帝人,园原杏里,纪田正臣,这三个人在学园里相遇,一遍转变、成长,或者说是堕落,一边无意识地相互纠缠瓜葛,最后又回到相同的地方。三人有所改变之后再相遇,会在彼此身上看到什么——这点,就只有当事人能知道了。

如果你会为他们感到担心,我们能做的只有相信。

相信三人的心里还存有自他们奔驰至今,始终不曾改变的「什么」。

 

 

  • 无头骑士·主观

塞尔提·史特路尔森并不是人类。

她是一种被世俗称呼为Dullahan,并生活在苏格兰以及爱尔兰周边的妖精——造访生命即将抵达终点之人的宅邸,并告知其死期已至的存在。

腋下夹着被斩落的头颅,架势着名为巴瓦·修达的无头马的两轮马车,来到那些死期将近之人的家,如果一不小心打开门,就会被狠狠浇上一盆血——代表着如此不详的使者,和报丧女妖一起延续着整个欧洲神话的一部分。

在某一天突然醒来的她,发现自己没有了头颅,和非常重要的,关于自己使命的那部分记忆。她推断那部分记忆在失去的头颅里,于是追寻着头颅的气息,来到了日本,并融入了当地人民的生活,一边从事着“搬运工”的职务一边寻找着头颅的她,成为了池袋的“都市传说”,被池袋人当作了再正常不过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而现在,头颅因为意外从那个情报贩子那里回到了她手中。她穿着漆黑色的骑士镗甲。头颅不在脖子上,而被抱在铠甲的侧边,瞪着大大的眼睛。她走下自身产生的黑色物质构成的楼梯,隔壁大楼里,那个情报贩子和平和岛静雄的战斗刚刚开始。不知为何,她有种自己的人生突然间“结束”了的感觉。既然已经结束了,那么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自如地插手、摆平自己身边遇到的各种争端了。现在,只有最后一件事要完成了。

既然头颅已经被找回,那么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座城市了。为了和人类一起生活而学习到的人类的价值观和作为妖精的价值观仍然在冲撞,却因为人类价值观的感情因素而暂时让位给了原先作为妖怪的价值观。

唯一和自己作为无头骑士的使命等价的是,为她提供了安身之所的那名人类,岸谷新罗。她虽然明白自己心里的那份本来只有人类会拥有的感情是什么,但是却不想去认可它,只是把那当作理所当然的“报恩”的一部分。在离开之前,还想去看看新罗,像他告别,并且,为了新罗,有必要将这场争端平息下来才行,这样一切就都会回到日常。“我很怕,怕自己会死掉。”塞尔提记得自己曾经这样向新罗寻求安慰。现在,这种思绪已经不会再存在了,却更加让她担心,“新罗会死掉”这个事实。人类是会死亡的,而妖精不会。作为人类的时候新罗曾经不止一次拯救过塞尔提,现在塞尔提发誓,一定要救出被掳走的新罗。

无头骑士从空中张开黑色的网,开始收集有关岸谷新罗的情报。

然而,因为无头骑士的到来而轨迹开始微妙地错乱的这座城市的风波依然持续着。

 

 

  • 无头骑士·客观

池袋这个地方,处处都是火种。

这个故事中的火种,就是折原临也,黑沼青叶,和龙之峰帝人。折原临也在很久以前就作为池袋的情报贩子臭名昭著,黑沼青叶则是一名心机复杂又有点坏的少年,只有龙之峰帝人是一名普通的少年,没有超能力,不会打架,有喜欢的女孩子但是还没有表白。

一名普通的少年,一名随处可见的少年。杀手不会盯上他,警察破案不会找他,身边漂亮妹子也不会成群找上门来。

但是在来到池袋,遇见了无头骑士塞尔提以后,一切都变得特殊了起来。虽然和塞尔提出乎意料地早就在网络聊天室里认识,但是一切的开始都是在受幼驯染纪田正臣的邀请来到了池袋,并在第一个晚上亲眼看到了无头骑士的时候。以无头骑士作为开始的非日常成为了他的救赎。后来的他便更加向往参与到非日常当中。非日常是他想要选择的日常。

但是,这样一名少年,怎么会频繁地被非日常找上呢?龙之峰帝人喜欢上网,搜集各种资讯,生怕错过这条街道上有趣的事情。

但是,这些有趣的事情好像并不喜欢他,因为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少年,想一枚圆滑的石子一样,很难引起什么波浪。他认识的朋友又出于好意,保护着他,不让他与那些普通人无法驾驭的非日常进行接触。

这样让少年无比绝望。因为少年自己实在是过于普通,没有什么能标榜自己的存在的东西。他没有好友纪田正臣那样勇往直前的人生观,没有像自己喜欢的那位少女那样不能告诉别人的重大秘密,在封闭的小镇长大的他,网络是自己能够依存的全部。他是那样渴望与网络中的世界融为一体。因为是唯一可以信仰的东西,所以如此狂热。

想要追上非日常,就只能让自己“进化”,无论那是成长还是堕落,名为折原临也的情报贩子曾这么对他说过。拥有引起争端体质的折原临也非常让龙之峰帝人着迷,帝人觉得,正是因为这样,折原临也才能游走于池袋的黑夜,亲身经历各种各样的非日常。

帝人想变成那样。一直徘徊不前,无所改变的他,需要一个“催化剂”。

在好友纪田正臣离开几个月以后,他在高二的开端遇到了那个“催化剂”——学弟黑沼青叶。跟学弟这个身份比起来,青叶更像是为了帝人而来到的这所学校,来到这所学校只是他接近并拉拢帝人的手段而已。

折原临也和黑沼青叶都是播撒火种的人,而龙之峰帝人是他们想要的火种。

故事的转折点则是——不,那火种一直都在,只是黑沼青叶无意中燃起了它。

(只有不断进化了。)

——很好,我就进化给你看。看看我在这样的日常当中,在自己所处的世界中,到底能进化到什么样的地步。

即使是堕落,即使要自己成为引发纷争的火种,被青叶所利用。

少年向折原临也,关心自己的人们,整个世界,以及过去的自己一一宣战。

那是因无头骑士而产生的,池袋这场战争的火种。

 

 

  • 日常·表面

池袋的街道上,名为岸谷新罗的青年正拄着拐,寻找着没有头的恋人。

无论是谁,都在看着些什么。让自己两眼放光的东西,拼上全部生命也要守护的东西。折原临也声称自己爱着并想要看着全部人类,而让他意识到这一点的岸谷新罗,则是爱着那个怪物——被称作无头骑士的怪物。

折原临也从来没有见过能让他动摇什么的人,除了岸谷新罗。那是一个以无头骑士作为自己的立身之本的人。或许,在那之后再也无法停止下来的,对人类的“爱”,就是自己对于新罗的反击。

这世上所有人类的存在,对新罗来说都没有那个没有头的怪物重要。折原临也没有意识到,这“所有人”也包括着自己。

“塞尔提说的,后来那三个孩子和好了吗?”

“诶……你是说帝人,杏里和正臣吗?”

“看着他们,总是会让我想起我的高中时代呢。”虽然那个时候塞尔提还没有和新罗像现在这样同居,但是清楚地记得那个有折原临也在的时候,那所学校是多么鸡飞狗跳。

“如果塞尔提那个时候也在的话,说不定就不会那样了呢。”

几个月前。回到家里的塞尔提看起来很烦恼,而新罗又凭对塞尔提绝对的敏感发现了这一点。塞尔提的手指在PDA上飞舞,打出一行字:“新罗还记得帝人吗?”

“帝人君吗?上次和杏里酱一起来我们家里吃过火锅,也是塞尔提在网络聊天室里的熟人,网名是田中太郎,对吧?”

“那孩子,最近看起来很不对劲,说着想要重建让杏里和正臣回去的地方什么的,但是那里完全没有杏里的容身之处啊!简直是中二病啊!”

“帝人君是高二对吧……倒是和那时候的折原君有些相似呢。”

“别把帝人和那种家伙相提并论好吗?而且折原临也会变成这样不是他自己的问题吗?一定是有什么人在后面操纵着龙之峰,哦对,说不定又是折原临也!”

“自己按照自己的意志堕落也是可能的哦。人类说到底就是为自己而活着的生物,自己要如何存在,自己要如何生活,全在于自己的决定。有时甚至会做出对社会,身边的人或者是自己不利的决定,自己却乐在其中,自己的按照自己的意志做出的决定是绝对不会退缩的。像我,从小就认定了要和塞尔提一起生活啦,为了这个牺牲什么,做什么事都不足惜!”

“别岔开话题啊!”因为害羞,塞尔提的打字速度忽然凌乱了起来,打出来一堆奇怪的符号,只能删掉,重新打出一行吐槽新罗的字:“究竟是怎样缺爱才会有像你一样的这种奇怪的想法啊!”

“嘛,因为说到底人类就是最爱自己的啊,我也不例外。不过,我爱着的,是可以看着塞尔提的我,所以我才会一直和塞尔提在一起。”

“也就是说,如果我有一天不在你身边了的话,新罗就绝望了吗?”

“到底会不会绝望呢……如果离开了塞尔提的话,我自身也就将不复存在了,那大概就和‘死’没什么区别了吧,但是如果是死的话或许能见到本身是Dullahan的塞尔提呢!如果这样想的话‘死’反而好一些呢。”

“不要那么自然地说出这样悲伤的话语啊!”这次是因为担心,塞尔提加快了打字速度,本应该是头的地方的影子也颤抖得更厉害了起来。新罗知道那影子是塞尔提喜怒哀乐的表现,而且即使塞尔提戴着头盔他也能准确无误地判断出塞尔提的情绪。

于是,他微笑着说:“不过塞尔提如果绝望了的话,我一定会一直陪在塞尔提身边,直到塞尔提好起来的。”

对于新罗来说,塞尔提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生物,世界上最美好的生物就是塞尔提,是没有头的塞尔提,是自己遇见的塞尔提,是自己认识的塞尔提。新罗在探索“塞尔提”是怎样的塞尔提的时候成长,因为没有对塞尔提的幻想而勾勒出了最真实的塞尔提,渐渐地,岸谷新罗这名人类就只为塞尔提而存在了,因为塞尔提已经成为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岸谷新罗必须和塞尔提在一起才能存在,塞尔提是没有头的塞尔提。他自己意识到了这一点,意识到了自己的自私,但是由于一切行动都以塞尔提为标准,他显得无欲无求,是个善良老实的好人。

而正是因为新罗是能接受塞尔提全部的人,塞尔提才能够如此信赖他。人类生活的一切,都由新罗来为塞尔提讲解,他是每时每刻的温暖依靠,他是塞尔提的“家”。

取回了头颅的塞尔提已经不需要岸谷新罗了,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塞尔提抢回来。无论用什么手段,无论怎样伤害塞尔提,即使要夺走对塞尔提而言最重要的东西——

 

 

  • 日常·背面

无论是谁,都是希望自己被什么人守望着的。

纪田正臣离开以后几个月,黑沼青叶代替那个位置,成为了龙之峰帝人的旁观者,他像对待心爱的玩具那样让帝人变成火种,然后就蹲在附近看着他的动作。看着龙之峰帝人从火种成为播撒火种的人,这是那样让他着迷,明明龙之峰帝人的行动已经偏离了他的控制,他却不愿打扰他,也不愿让任何人打扰他。

娃娃脸少年兴奋地念起了某本书里的句子。

“看看我,看看我,我体内的怪物已经长到这么大了!”

就在刚刚,帝人学长接到了来自to罗丸的首领,六条千景的电话。这名男人声称自己绑架了帝人的好友纪田正臣并要求与帝人见面。接到电话的帝人先是紧张,渐渐变成了然一切的淡然,在放下电话以后,已经变成了自己已胜券在握的发亮的眼神。

“学长,我们要怎么办?”

龙之峰帝人将手机放入口袋中:“棋子已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快结束了。很快就要结束了。以龙之峰帝人为中心的,把整个池袋都牵扯了进来的这一场争端,很快就要结束了。它究竟会怎样结束呢?

几分钟后,帝人,青叶和青叶的打手伙伴们坐上面包车,开往了池袋街中心。

“救救我,救救我,我体内的怪物快要爆炸了!——这就是你吗,学长?”

 

我们的表现,总是给什么人看的。黑沼青叶深知这一点,他擅长在不同的人面前扮演他们喜欢的角色。龙之峰帝人的改变,也是出于这一点。他希望能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抬起头来——杏里,正臣,以及折原临也,他对于自身在别人面前的表现的在意度远远大于对别人的在意程度也说不定。

“想要容身之所……”在黑社会的干部面前,帝人曾经这样说过。

龙之峰帝人一直寻找着在这世界里的容身之所,在他人眼中的容身之所,以及,在自己心中的容身之处。

他终于找到了。现在的他,正处于自己的理想之处。不,还差一点点。

因为某些原因,这次想让别人来见证自己呢。

自己的,存在。

 

“人员都已经按照学长的吩咐安排好了,我们去找纪田学长吧。”

“嗯,辛苦大家了呢,还有你,青叶,真的非常感谢。”跟着帝人前行的,只剩下了黑沼青叶一个人。因为判断纪田正臣会在附近的可以全览街道的高楼天台上,所以两人相当有目标地上起了楼。

“学长见到纪田学长以后要做些什么呢,你上次可是接近从他身边逃走了吧?”那次青叶刚好去接帝人和其它伙伴,于是就撞见了帝人和正臣这对幼驯染的意外再会。

“嗯,我想想,”帝人抬起了头,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大概会跟他好好地谈一谈,虽然我们说好了要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再谈起的,但是现在已经没必要了。”

“诶,”青叶挑了挑眉毛,“那么如果我在场的话岂不是会很尴尬?”

“说的也是呢……那么你就在这里,”帝人抬起胳膊,青叶以为他要指一个方向于是向帝人那边转过了头,下一秒便撞见了黑漆漆的枪筒和帝人和平常相比没有什么变化的眼神,“等我一下吧。”

想要将自己做的东西,自己喜爱的东西一一向他介绍的,一定是最在意的人,最希望被他在意自己的人。孩子会向父母炫耀自己的考卷,少年会向朋友炫耀自己的收藏,恋人则向对方展示自己的心意。

龙之峰帝人终于有了,能够向纪田正臣炫耀的东西,他还带着,不得不传达的心意。

(如果青叶留下来的话,势必以后还会给杏里酱带来麻烦的吧……)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折原临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为了赎罪而去犯罪。”真是被说中了呢……帝人的心里流过一道感动。杀人这件事没有想象中那样费力,身体只是因为身体略微震颤着,却意外地越来越强烈。帝人开始有些害怕,因为他知道那阵兴奋过后,是无限的空虚与迷茫。必须在那之前见到正臣才能延续那兴奋感。

“四十万先生送来的恐怖分子用的消音拳枪,比想象中的动静还小呢。”帝人对着月光低头看了看绑在手上的黑色小物件,简单地感叹了一下。

“杏里,对不起。”

立刻,他又说道:“啊,既不像正义的伙伴,也不像悲伤的骑士呢。”从头到尾都在自言自语,不是说给自己听,而只是单纯地因兴奋而将自己的想法没有限制地说了出来而已。

然后,帝人心情舒畅地继续迈起了台阶,如同在赴约会的稚气少年一般。

 

 

  • 『堕落S』开幕

(本来可以进展得更顺利一点的,这样我就能和园原同学还有正臣三个人一起,将一切都说出来了。)

(我究竟在期待着些什么,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一步的?我想要取回,那天晚上的DOLLARS……但是那里既没有正臣,也没有园原同学。)

(总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大约一天以前。

帝人在青叶和伙伴们的据点中,收下了青叶哥哥带来的,来自黑社会的礼物。

那是一把枪,和四十万带来的不同的,完全普通的在电视上随处可见的那种枪。

“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不好好利用的话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少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说着像折原临也一样的话,只是带着好奇,没有丝毫恐惧地摩挲着枪身,思考着将要把这把枪对向谁。

“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具体用起来应该很容易。我记得,不到射击的时候,是绝对不可以把手放在扳机上的吧……”

在闭塞的小镇长大的帝人,总是呆呆地向往着“发生什么超乎自己的认识的事情”。和纪田正臣在一起的时候,几乎天天有惊喜,因为纪田正臣本身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一个阳光得不能再阳光,积极得不能再积极,主角得不能再主角的存在。小时候的帝人虽然经常对正臣某些非常突然的行动感到无奈,但是其实经常是用钦佩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挚友。

跟他相比,自己实在是太普通,不过也许正因为如此,两人才非同一般地合得来,以至于正臣一次网聊就把从来没有出过那个小镇的帝人叫到了池袋这个地方。

纪田正臣是一个很容易感到寂寞的人,正因如此,他才把幼时的好友帝人叫到了池袋,但是由于某些原因,他后来在帝人的几个月生命中缺席了。两人虽然只在一起居住过不长的时间,但是因为一直在网上聊天,所以并没有从此在各自的生命中缺席。而现在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跟帝人好好说过话了,甚至是在网上。现在的帝人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究竟变成了什么样,他都一概不知。

或许是因为纪田正臣这个招怪体质的伙伴的离开,才让帝人的生活与自己所向往的生活产生了幻想都无法补足的裂缝吧。纪田正臣意识不到这一点,但是他感到非常自责,这是因为他生来就是喜欢为同伴考虑的人,不愧为“臣”。他总是将别人身上发生的事算在自己头上,朋友的痛会在他身上让他加倍感觉到痛苦。离开池袋,离开帝人和杏里也是这个原因。他觉得自己无法面对对他最重要的这两人,这样的愧疚让他无法承担,于是他逃跑了。造成现在这个状况,那时的逃跑也加重了纪田正臣心中的愧疚,但即使是这样,对朋友的关心还是打败了自己心中重得不能承担的愧疚,这也是他站在这里的原因。那时的逃跑,对他来说就像是再次堕落了一般。

他不知道是生性认真的帝人自己将自己逼进了死胡同,他不可能接受这种说法。“全都是我的错”是再正常不过的“主角特质”了,虽然自身不具有作为主角的素质,但是帝人在那条路的延伸之处发现了更让人欣喜的东西。他发现了自己为什么而感动,并追寻着那一直走了下去,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改变了什么,又没有改变什么。虽然总体来说是在堕落,但是他却为这样的自己感到欣喜。就这样过着过着,不想改变的东西也受到了威胁,现在到了必须做出决断的时候了,简直像是走进了死胡同一般,或者说,更像是走到了悬崖边上还在思考要不要跳下去一般。

想要成为超越现在的自己,如果那也不足以满足自己了,那么就成为超越人类的存在,帝人面前,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

要怎么做?

他想起了无头骑士塞尔提小姐,那个对他来说像是父母一般启迪了他的都市传说。他知道如果他将现在的自己展现给了塞尔提,塞尔提一定会不遗余力地阻止他。曾经为龙之峰帝人指明方向的是无头骑士,现在,则只能帝人自己为自己指明方向了。

不,只是这样的话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决定的。

他需要一个“机会”。一个能够迫使他做出决定的机会。他自信在那时他将明白自己真正应该做出的选择。这样想着的时候,帝人对塞尔提小姐再次充满了敬意和感激。

(在我心中,和塞尔提小姐的头一样重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来到脑海中的,是和杏里与正臣三个人在一起的日常。

 

 

  • 『堕落S』中幕

“天空,好漂亮。是塞尔提的颜色。”

在街中心告别了写乐美影小姐,新罗走向了刚刚冷静了下来的平和岛静雄。

静雄说:“塞尔提要走了,是吗?”

新罗悲伤一笑:“可不可以请你履行那个约定,将我揍到天边去呢?”

——如果是为了她,无论是怎样的地狱我都会跟去。

——放心好了,在你被她杀死之前,我会替她把你揍上云霄的。

——那就请轻一点咯,毕竟我没那么耐打。

静雄盯着自己的高中同学新罗看了几秒钟,然后放下肩上的自动贩卖机,抬起了新罗。

“祝你好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只要你看到就好了。我最后的时光,只要能被你见证就好了。

这样想着,帝人上到了天台。他轻轻将门推开,确认了站在栏杆旁边的,那名戴着黄色围巾的少年就是纪田正臣,他的挚友。

(究竟要以怎样的方式向纪田同学打招呼呢……)犹豫着,手机忽然在这时响了起来。

“是园原同学打来的呢。”帝人好像没什么事一样说着,微笑着挂掉了电话。

纪田正臣回过头,看着手机的微光照亮帝人的脸,瞳孔中写满了惊恐和难以置信。

“好久不见了呢,正臣。”

“帝人……真的是你?”黄围巾少年的声音颤抖着,充满了疑惑。

两个各自堕落着的少年,终于在深潭的中心相遇了。

“平常的你,这时应该会说‘那么,我到底是谁呢?’”

正臣听见这句话,猛然想起过去,开口表示:“你是说,请从三个选项当中选出正确答案:一,龙之峰帝人,二,龙之峰帝人,三,龙之峰帝人……这个问题吗?”正臣挤出一个笑容,渐渐开心了起来。

“正臣果然……一点没变呢。”

“那可是我费尽心思想出来的梗呢,结果被你打了根号3分……”正臣越说越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

“是呢,”帝人报以温柔一笑,“感觉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呢。”

那是龙之峰帝人刚来到池袋的时候,与正臣的第一次对话。

“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如果正臣了解了这段时间帝人经历的全部以及心理变化过程的话,说不定会想,如果那时候没有逃避就好了,如果那时候再多看一眼帝人就好了……然后,“邀请龙之峰帝人来到池袋”将会变成他这一生中,最为后悔的事情。

以为正臣说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件事的帝人则开口解释了起来。

“六条先生的个性,是不会抓谁来当人质的。我猜测他是为了帮正臣而假装成坏人的。但是六条先生确实很厉害呢,所以我让大家都过去了,还叫他们带上了球棒。然后正臣的话一定不会想见青叶的吧,所以青叶我也没有带来,最后就这样一个人来见正臣了。”

“喂,你在说什么啊……”看着帝人带着一如往常的笑容,口中却讲着极为暴力的内容。正臣心中的喜悦立马反转成了不安。

“我透过DOLLARS的情报网,马上就得知了六条先生和正臣的行踪,DOLLARS真的好厉害,现在可是半夜耶……”

正臣感到浑身都因为恐惧而动不起来了。

此刻站在他眼前的,毫无疑问是龙之峰帝人,然而他在帝人身上感受到的气质,却与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帝人截然不同。他盯紧帝人,然后发现,帝人下垂的右手上,握着某个东西。

那是青叶的哥哥交给帝人的手枪。

(帝人是绝对不会虚张声势的……)

 

骑着无头马前进的塞尔提正默默与这座城市告别。

曾经为了在这座城市生活,她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都留下了自己鲜明的存在痕迹,这样做的她是爱着这座城市的也说不定。

虽然有作为无头骑士的义务在身,但是她不打算否定这份感情。所以,才要好好地进行告别。

然后,就在这时,她看到了那名将要从高空坠落下去的青年,并不加思考地冲了过去。

那时候,她满心想着不能失去新罗,于是没有注意到,青年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银光闪闪的武士刀,不顾自己安危地生生切断了自己的身体和头颅之间的联系。同时,不知从何地传来一声枪响,响彻云霄。

——万一她并不喜欢你,或者说,做了那种事情,一定会讨厌你的吧?

——那也无所谓。这样说着的新罗,眼神无比坚定。

——因为,我一定会跟她在一起的。一直一直。

 

 

  • 『堕落S』闭幕

 “你到底想干些什么?”愤慨在正臣心中燃烧起来,他的手离开拐杖,握紧了拳,然后,毫无惧意地望着帝人将那把枪举向了他。“我虽然自以为是你的好朋友,却对现在的你一无所知。开什么玩笑啊!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会逼得你这种老好人必须拿起那种东西?太奇怪了吧!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发生啊!”

正臣紧握住拳头,指甲甚至刺进他的肉里,他压低声调沉吟:

“是我的错吗?”

“……”

“果然。刚刚六条大哥才这样念了我一下。要是今天将你逼到这地步的人是我……没关系,开枪吧,我不会有怨言。”

“正臣果然很强大呢。但是,我会变成这个样子,是我自己的选择,和正臣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本来想让DOLLARS成为一个可以容纳杏里酱,并迎接正臣回来的地方,但是却变成了这样,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会让一切结束的……”帝人的双目炯炯有神,猛然让正臣想起了帝人刚来到池袋,遇见了无头骑士的那个夜晚,眼中的光芒。

“把什么都当成是自己的责任,帝人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就在这时,正臣丢掉了拐杖,向前一跃,冲到了帝人面前,并一拳打了上去,子弹擦过正臣的脸颊,带来一阵刺痛。

(还好,以帝人这种认真的个性,如果真的想开枪的话,绝对不会不好好瞄准的……)

“我会让你回想起你不是像无头骑士那样的都市传说,而是龙之峰帝人这么一名渺小、平凡……比任何人都好好先生,都正经的人类!”帝人的胳膊被正臣强大的冲击力打偏,枪顺势飞了出去

在硬拳砸到帝人脸上的时候,血与肉仿佛混在了一起,灼热从大腿中心扩散开来,正臣失去重心跌倒在了地上。他看到帝人手中正拿着另一把枪。

“我对正臣,开枪了啊……如果是对正臣的话,感觉会有什么不同呢,正臣和青叶在我心中的重量究竟有多大区别呢?”

忽然明白了帝人在说什么的正臣脑中也出现了剧痛般的恐惧。

“你在说什么啊,帝人……”

“放心吧,正臣,只要马上找东西把腿绑起来再叫救护车,应该不会有事。终于有机会和正臣好好说说话了呢,但是,为了这一点,我居然真的向正臣开了枪,我最好的朋友,纪田正臣,我已经……”

露出了一瞬温柔表情的帝人,再次自言自语起来,显得有些可怕。

“我大概已经……不再是我了吧。”

(看看我,看看我,我体内的怪物已经长到这么大了!)一半欣喜,一般悲伤。

“我一直想看看,看看我能进化到什么程度。看看这样的我,能够变成什么样子。所以说,现在我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希冀的结果。”

“这就是,我想让正臣看的东西。正臣很强大,老实说,我有点嫉妒那样的正臣,却也被吸引着。”

正臣感到,自己心中的什么坚定不移的东西正在坍塌,但是那并不是对于帝人的印象,而是微不足道的“自己”,自己所相信的一切,都在开始动摇。

“如果是正臣的话,一定能接受我的一切吧,因为正臣是那样温柔……”

“温柔的是你才对吧!对这样的你,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究竟要怎样才能让你回来,回到原来的帝人?帝人,你被什么东西操控了啊!究竟怎样才能救你……”因为无法站起来,所以正臣只能将受伤的拳头砸在地上,火辣辣地痛,血和泪一起滑落。出于自己的无能为力,正臣不自觉地哭泣了起来。

(看着好友堕落,自己却没有打醒他的力量。)

“真是太差劲了,我自己……”

“虽然自己来到了这个地方,但是我发现,自己还是有不想改变的东西。正如正臣也回来了一样,我也想要遵守约定,保持那个时候的自己,保持那个和正臣,和园原同学一起过着日常生活的自己。”帝人走到旁边,捡起了被正臣打掉的那把枪。

“不能再改变了,如果是那样,我就不再是我了。我究竟怎样才能停下来?或许,我是希望有什么人来阻止自己的吧,正臣,真的非常谢谢你……可是我刚刚,向正臣开了枪。那也就是说,我也会对自己的父母开枪的吧。我为了自己的私心,就算是园原同学,我应该也会开枪吧……”

帝人脸上深深的哀伤让正臣的心跳又错了一拍。

“请你放心,那时的我,我一定会守护到最后一刻。现在的我,不应该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帝人接着——

将右手上一开始拿出的那把枪,缓缓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喂,帝人,你想干什么?”

“请容许我提前说声抱歉,做出这样任性的决定真是对不起。”

(救救我,救救我,我体内的怪物快要爆炸了!)

“我们一起回去,去见杏里酱吧,我再也不会逃避了,所以,至少为了杏里酱,请你……”

正臣拼命说服帝人,同时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阻止帝人。

就在他出现勉强能够站起来的征兆时——

“园原同学就拜托了,谢谢你,正臣,抱歉。”

帝人发觉了正臣的努力,手指随即搭上扳机并毫不犹豫地扣了下去。

龙之峰帝人的世界,陷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

堕落的少年,如自己所愿地迎来了终结。

没有人知道他是去了天堂还是地狱还是成为了无头骑士一类的生物。在人类世界里,名为龙之峰帝人的少年的存在已经结束了。

 

 

尾声透明色的绝望

“来良学园高二学生龙之峰帝人在射杀同校同学黑沼青叶并射伤了好友纪田正臣后畏罪自杀,凶器来源正在追查中……”

“塞尔提很累了吧?昨天毕竟闹到那么晚了,今天就好好休息吧,倒了的墙我会找人过来修的。”岸谷新罗像平常一样,对着同居的无头女性说。

“我倒是没什么,只是担心杏里和正臣,”塞尔提有意地绕开了自己的头的问题,向新罗寻求安慰,“对我来说,新罗没事真是太好了,不如说,太让我高兴,以至于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和他们感同身受……帝人对那两个孩子,怕是和新罗对我一般吧。”

新罗努力靠近塞尔提,用没受伤的手抱住了她:“话是这么说,但是塞尔提也不好受吧,毕竟帝人君可是塞尔提的朋友啊。”

塞尔提沉默了一下,在PDA上慢慢打出一行字:“不,还是我不好。一想到帝人君,感觉就像是……绝望了一般。自己不自觉地想要去逃避这种情感。”

“对于人类来说,绝望是常有的事哦。人类非常弱小,一点也不坚强,但是,人类也有自己的智慧。”

“那就是等待和希望。塞尔提如果抛弃了作为妖精,而是作为人类存在的话,也要学习这种智慧哦。”话还没说完,塞尔提就抱紧了新罗。

“新罗,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所以……不要再做那种傻事了!”

塞尔提就这样,在新罗的怀中抽泣着。

杏里和正臣,一定能互相依靠着走下去的。

无论谁与谁,都是互相依靠着走下去的,依靠对方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为了对方而保持自己的存在,而不是靠扭曲的爱。那个人在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容身之处。

这就是,扭曲的爱的故事的终幕。

 

池袋的街道又恢复了平静。

DOLLARS的代表色是透明色,所以才能无声无息地在池袋存在着。渐渐地,它像这座城市一样衍生出了像“人格”一样的一类东西。

那是DOLLARS自己的人格,没有创始人龙之峰帝人的一点影子,它像空气一样,毫无诉求地容纳着人们的全部,并将人们的命运指向未知的深渊。

龙之峰帝人创建的,却不属于龙之峰帝人的DOLLARS将会和其它池袋的都市传说一起一直存在下去。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