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士海】世界起始的瞬间

海东没想到自己还能在这个世界遇见士,更没有想到士还是把那台老式的粉色胶卷相机挂在胸前的姿态。

……在这个世界,不是自己的世界里也一样吗。

那是他们两个本来生活的世界毁灭之后,在这个世界醒来时唯一留在士身边的东西。

海东是流浪者,士是摄影师,两个人没有什么交集,有也只是偶遇。

那是守护世界的战士们宣布了“世界即将毁灭”的时候。在那之前,海东一直是抱着“寻找自己的容身之处”的想法在这世界上走着,也就是“相信着可以找到自己的存在之处”的心情。对于海东来说,他为了生活所做出的一切努力都将清零,连希望也没有了。

这个时候他与门矢士相遇了。流浪的摄影师,门矢士。

虽然同是在流浪,但是两人并不是同类。

首先,士并不把他自己的生活称为“流浪”,而是称自己在旅行。

其次,即使是在这样一切都乱了套,英雄都回家结婚去了的世界末日,士还在为旅途上的人们,景物,幸福的剪影拍着照片。

多么无意义的行为。

有点像,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门矢士就不再是门矢士了一样。

“因为很快就不在了,所以更要多多留下来,那些美好的瞬间。”士是这么标榜自己的行为的。

……无聊。

反正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在这个世界醒来的时候,自己除了身上的衣服和手里紧握着的用来防身的枪以外,什么也没有。

但是在上一个世界,最后的自己也只拥有这些东西了。

到头来,只不过是换了个世界而已。

海东带着那把枪,在这个世界继续他的流浪之旅。这个世界还远不到毁灭边缘,连防身都用不到他带着的枪。

跟原来比起来,现在才是流浪,过去则更像在旅行。

旅行是有着目的地的,而流浪却漫无目的,不知道自己位于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往哪里。

也没有再遇见过以前的世界的人们,海东想或许只有自己一个人活下来了,而自己却或许辜负了世界的期望,只是这样麻木地活着而已。

 

这一刻,只是单纯地想引起他的注意。

“士,你还是讨厌吃海参吗?”

果然还是那样讨厌海参,这个还在不停地拍着照的人。

说来也奇怪,士曾送给海东海参,却不曾拍过一张海东的照片,前者还是因为士不喜欢吃海参。

和海东不同,士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失去了记忆,忘记了自己来自的世界,也忘记了除了名字以外的自己的其它事情,自然也不记得海东了。

虽然拍照的技术不明原因地下降了很多,但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没有一点变化。坐在他身边的朋友也看起来都跟士关系很好的样子,吃个饭都热闹得跟过年似的。在这样的环境中,完全看不出士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反正也没什么地方想去,海东就跟踪起了士。

士有着拍照片的习惯,随时随地。

即使拍得很难看也一直在拍。

有点像是不这样的话,门矢士就不再是门矢士了一样。

终于,门矢士发现了海东。

海东什么也没解释,走过拐角的时候,把那把夸张的枪扔进了垃圾桶。

 

“你还是讨厌吃海参吗?”

在照相馆工作的士,因为到处给人拍照却从来拍不好的近似沾花惹草的个性惹来了不少麻烦,却奇迹般地没有被赶走。

奇迹般地。

忍耐不住好奇心的海东于是来到了门矢士工作的照相馆。

“请问,有一位门矢士在这里工作吗?”

“啊,原来是来找士的……”抢着回答的是上次在餐馆和士在一起的女孩子,看起来对来找士算账的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果然,这里就是他的世界吗。

觉得无聊了海东转身想走,却被从里屋出来的士拉住了。固执的粉色挂在他胸前。

“虽然对别人来说可能是没用的石头,但对你来说它就是一切吧。”

那是被海东扔掉的枪,衣服换掉以后海东唯一还拥有的,属于自己的世界的东西。

 

门矢士现在拍的照片是什么样子的呢?

完全脱离事物本来的形态和光影,看起来像某双在次元缝隙间流浪的眼睛所看到的景观。

却让人怀疑那就是拍照者自己所看到的样子。

“每个人都是为了寻找什么踏上旅程的。”

“让我想想,你在寻找的说不定就是这盒海参。”

在上个世界,硬收下了一盒海参。

士,你现在还是讨厌吃海参吗?

 

好不容易凑齐了一身和当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的穿着类似的行头,海东又来到了士工作的照相馆。

士的技术不可能一夜之间突飞猛进,海东不担心他会跳槽到哪里,毕竟能接受这样的士的人肯定在这个世界上都没几个。

说出自己是来拍照的了以后,女孩的表情顿时缓和了很多,像是从想保护什么的状态解放了出来一样。

海东暗自一笑,接着说道:“我想要门矢士来为我拍照,可以吗?”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