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士海士】End of Decade

摘下假面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明白了,他们最后将一无所有。

 

那是海东刚刚开始游历他的世界的时候。

失去了一切的他只能漫无边际地流浪,寻找着新的能够支撑自己的事物。

这世界上存在着这样的事物,能够改变周围的一切的事物,这样的事物,被称为“宝物”。

海东正是失去了心中的宝物,于是理所当然地被世界上所有的宝物吸引了。

追求着世界的宝物的他,最终认识了门矢士这个人。

整个,不,无论是哪个世界都是围绕门矢士转动的,不如说,门矢士自身就是世界的宝物。

本来和门矢士无关的世界,被他一手建立的大修卡组织,还有大修卡组织发明出的“假面骑士系统”连接了起来。

从此,这世上只有士的世界,还有将要成为士的世界的世界。

这系统,被门矢士称为Decade。

海东盯上的正是Decade以及它的备用系统。

于是,他接近了门矢士。

以前也听说过类似的传说,世界每十年就一定会发生一次大的改变。

所以,假面骑士也是十年出现一次。

只是,假面骑士什么的已经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无论是作为同伴还是敌人。虽然曾经是敌人,但是现在连敌人也不是了,也不可能成为同伴。

 

第一年。

一开始的动机很简单。为了足不能出户的妹妹也能够接触到这个世界,就要把世界的一切连接到眼前。

什么都不做的话,世界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更不能期待它向着自己的期望改变。

于是,门矢士开始了他的战斗,直到这个世界哪里都可以接纳自己了的时候,已经破坏了很多很多东西。

他成为了世界的破坏者。

这样的事情,要怎么和妹妹说呢。

七层的城堡,自己的表情在高高的台阶上暧昧不清。

将整个世界纳入囊中的自己,已经拥有了太多东西,能够为之拼上一切去战斗的事物却不再存在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矢士听说了别的世界的故事。别的世界的假面骑士的故事。

当世界被某个势力支配的时候,就会出现假面骑士以世界为敌,为未来的世界而战的拯救世界的故事。

去别的世界吧,自己的心这样嘶吼着。

自己,也曾经是假面骑士啊。

就叫Decade吧。

 

传说中的失乐园啊。

和别的故事的邪恶组织首领不一样,门矢士是很喜欢自己打头锋去调查的,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自己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吧,作为假面骑士,去战斗,去了解新事物的感觉。

但是原来的世界却让自己裹足不前。

门矢士需要新的身份,新的能让自己认同的身份,即使是作为破坏者也好。

这个世界也有着支配者,人们在虚假的和平中战战兢兢过日子。那支配者和修卡大同小异,门矢士更期待这个世界的假面骑士是什么样的存在。

因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只要小心不去融入,这个世界的规则就并不会影响自己或者受到自己的影响。

只是看着的话,还真是无聊的旅行啊,士心想。

回到暂住地的时候手下已经将Decade的备用系统Diend完成发来让自己验收了。就在这时,门矢士看到了一双眼睛。

那是只有看着非常想要的东西的时候才会拥有的,发亮的眼睛。

“进来吧。”门矢士双手叉腰。

这个世界的假面骑士,终于出场了。

 

第二年。

海东听说过假面骑士和decade的传说。

世界每十年会改变一次,这个时候,假面骑士就会出现,作为粉碎世界的规则的存在。这就是decade和假面骑士的传说。

如果作为世界之本的规则被破坏,那么世界就会来到毁灭的边缘。

所以,为了守护世界,一定要消灭骑士。

门矢士手里的decade则是让人变身成假面骑士的系统,变身成的战士和世界上的其它假面骑士并无二致。可是,门矢士究竟从哪里来,又为什么会突然带着新的假面骑士的力量降临呢?

听起来很危险,但这也是宝物的特点之一,而且是非常珍贵的宝物。

抱着那份宝物说不定会将自己粉碎的觉悟,海东接近了门矢士。

“我们都是失去了一切,不知该为何战斗的人呢。”

海东从来没有遇见过士这样的人,至少是在这个世界。

去旅行吧。海东听到过这样指引他的声音。那不是从自己心中发出的声音,却暂时将他从绝望中拯救了出来,并让他遇见了门矢士。

然后门矢士给了他,名为Diend的,可以周游所有世界的,假面骑士的力量。

海东本应是主动脱离了这个世界的人,消失的时候却没能让世界浑然不知。

果然世界只要交汇,就会发生些什么啊……

海东和士的世界,第一次交汇了。

 

被某种声音,某些力量指引着,门矢士和海东大树相遇了。

门矢士跟修卡的成员们说Diend被偷了,却没有告诉谁Diend现在在什么人手里。

有开始,就必定有终结,这个是门矢士所知道的,但是究竟什么时候会终结呢,那个时候,自己还会是自己吗,真正的自己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终结了呢?

越是旅行,越是来到更多的世界,门矢士愈是迷茫。

他知道的是,终结的权力肯定不在自己手里。

第二年.

士渐渐脱离了修卡。作为假面骑士Decade的生活更适合他,路过别人的世界,偶尔行侠仗义。

神奇的是,他也并没有想家,想念自己原来的世界。那个世界与士之间的羁绊并不牢靠,在这十年里,士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战斗。

假面骑士Decade的名号传响了很多地方,却鲜少再有人提起士自己的名字。

士与很多假面骑士并肩作战过。

假面骑士一定有着要打倒的对象。

但是那毕竟只是暂时一起战斗而已,每位骑士都有着自己要保护的世界,只有士哪个世界都不属于。

“门矢,士……”

“我的名字是……门矢士!”

士咬紧牙关,提剑走向下一个世界。

 

第三年。海东很快就接受了士给自己的“盗贼”的名号。

暂时拥有什么宝物的感觉让他欣喜。

只不过,他还是时不时会想起那时士的眼神。那是和他一样,失去了一切的空洞的眼神。

海东大树也是一个人旅行着,在众多的世界里,寻找着宝物和他的宝物。

如果说有谁理解自己的话,就只能是你,士。

你我都是这样,为了寻找能够支撑自己的事物而旅行着,却在这其中靠假面骑士的身份维持着自己。

不属于任何世界的,路过的假面骑士。

如果说哪里不一样的话,那就是,海东的存在意义某种程度上也是门矢士赋予的。

如果有一天我行将毁掉你的世界,请用你的手为我终结。

那是试探着向火山口迈出一步却还是被恐惧抓着的心理。害怕死亡和未知却还是要去,这大概是一种“不这么做就不行”的心理吧。

那样做说不定会死去,但是不那样做也说不定会死去,矛盾而又暧昧万分,但是海东大树能理解。

因为他们同样在旅行当中嘛。

海东其实是感受到了暖意的。在士那样望着自己的时候。

那感觉就像,虽然被自己所在的世界抛弃,但是却在士的眼睛里找到了自己可以存在的地方一样。

士,你现在在哪里,做着什么呢?

第五年。

这个时候,海东已经明白了,自己看中的宝物既不是Decade也不是Diend,而是门矢士自身。

 

第七年。

“Decade,世界的破坏者,Decade吗。”

“啊对,我就是Decade。”

第八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或者从什么时候开始被这么叫了,但是既然这样,那就战斗吧。

“放马过来吧!”

但是上一秒将要锤在身体上的拳,下一秒却消失了,然后,那位骑士整个人都消失了。

第九年。

听说有个叫做大修卡的组织正在做连接世界的实验。

连接起来的世界的骑士需要赌上自己世界的存亡进行对战,而失败的那方的世界就会消失。

每个decade,每个十年都会出现的,赌上世界存亡的战斗。

无论是哪个世界都会发生巨大的变故,当那变故养育出足够强大的假面骑士之时,假面骑士就作为世界的代表进行决定生存命运的战斗。

假面骑士是谁并不重要,假面骑士就这样作为传说一直一直延续下来。

不知不觉间,意为十年的Decade也成为了这样的世界命运的转折点的代名词。

而作为这场大战的导火索的,就是假面骑士Decade。

假面骑士一定有着一定要打倒的对象。

现在,全体骑士的敌人,就是Decade。

“我们明明是为了扭转世界的命运而战的,为何却无法逃离命运?”

“这种事情,谁管他啊!”

反正又不是我的世界。

哪个世界,都不是我的世界。

我只是个破坏者,大概明白了。

我只是个路过的破坏者,给我记好了!

我的名字是,Decade!

 

漂泊无依的两人再次相遇了,戴着假面,战斗着。

 

士,为什么你在哭?

士,看着我啊!

士,你听不见吗?

士。

门矢士!                                                                                         

士,我在这里啊、

没有你的世界,我不需要。

 

变身器被打碎的那一刻,意识漂浮了起来。

自己人生中的所有旅程,看见过的所有世界都像胶卷一样以环形铺展开来。

这个声音是?门矢士在影像中检索着。

不是叫自己去战斗,去破坏一切的声音。那声音来自于遥远的记忆角落。

海东……

海东,大树。

视野开始模糊了,海东的身影却在门矢士眼中越来越清晰。

啊,你在这里啊。

原来自己,并不孤独啊。

小偷先生……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这个decade,由门矢士开始。

现在,是the end了。

这个decade过后,还会有next decade。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

 

Diend不会被任何事物影响,不需要打倒谁,也不需要守护谁。

第十年,Diend,海东大树今天也在跨越世界的旅行当中。

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海东在面前的人群里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虽然并没有见过几次,但是却异常顽固地驻扎在记忆中的人影。

不是Decade,而是——

“士!”

曾是某修卡组织首领的青年回过头来,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海东没有再喊他,只是望着士一路寻找着谁在喊他走过来,然后与海东擦肩而过。

那感觉,就像是从整个世界路过一样,作为一名路过的假面骑士。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