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杂谈】关于会川士与海东正二的三两事

一个虚拟人物究竟是怎样被塑造出来的呢?

带码菌说,人物有造型和性格,引申一下就是外在和内在。

如果是动画的话,人物会有人设图,画的时候照着人设图来就好。

特摄剧也差不多,为了辨识度,人物会有非常亮眼的设定,比如翔太郎的帽子+领带+西装马甲,夏海鲜艳的连裤袜/丝袜,即使是士那样日常一键换装的也有“粉色”这个线索。

内在的话有什么呢,性格,动机,目的?当今动画角色已经广泛标签化,属性和黑历史代替了绝大部分“内在”。特摄作品稍好一点但是也存在套路化嫌疑。

只是,和“以人设,声音认人”的动画不一样,特摄剧还有着为人物的“个性”设计出的细节,比如——唱名。在假面骑士系列里,唱名(如果有的话)可以说承载着一个角色的全部,战队里的素颜唱名也可以说是每部最燃的情景。

如果排平成骑士里的印象最深唱名的话,大概就是士的“路过的假面骑士,给我记好了”了吧。

 

最近最喜欢的两部番剧《超人幻想》和《假面骑士decade》都是受编剧风格影响很大的作品,意思是说,换了编剧观众马上能反应过来。《超人幻想》二期每集的口碑基本上是跟着编剧水平在走,主脚本会川执笔的比中岛回和虚回要好很多。《假面骑士decade》则是在第一季主脚本会川走了以后画风渐渐变化了起来。小林回笑中含泪,井上回如同“消失的天堂”的翻版,米村的black回则又玩起了时间穿越。没有评价好不不好的道理,但是着实大结局前《Decade》就暂离了会川的画风。还好,门矢士这个角色在会川手里已经算基本定型,其他编剧也接得还不错——仅限本篇这十几集。除了会川执笔的wizard特别篇,士看起来就像“这里就是xx的世界啊”+“我只是个路过的假面骑士(+BGM)”+“大致明白了”的公式化产物。要是说“这就是门矢士”,我心里是不愿意的。

所谓的“假面骑士decade”,难道是这么肤浅而不明所以的东西吗?

 

在这里想提一下两部主角的人设。尔朗和士的代表色都是粉色(虽然粉得不一样),如果不是会川的意见的话是个惊人的巧合,在本人贫瘠的阅片经历中他们是唯二的以粉色为标志的男主人公了。Decade吧的前吧主这么评价过:“粉红色象征性格单纯童心不老,暗示了士的宗旨一贯,失忆前后一直没改变内心的真切愿望;
喜爱粉色的人性格略显固执,这和阿士的不坦率、默默承受没有出入。”“性格单纯童心不老”“性格略显固执”在尔朗身上也是可以套用的。

 

会川离开Decade的时候,海东大树这个角色的塑造才刚起步,是后期编剧米村正二在tv以及电王黄篇的努力让这个角色变得饱满起来。米村好像也是个偏爱“旅行”这样的主题的家伙。“一起行路的不过是旅伴,能够同甘共苦的才是同伴”,于是,海东接受了士作为他的同伴。“风是自由的,向往哪里就吹向哪里”,因此,“我旅行的目的地由我自己来决定”。

 

编剧在写故事的时候,需要调用各种各样的角色,如果对一个角色不够了解的话,就会产生官方ooc。

这样的话,构成一个角色的重要的东西,到底有些什么呢?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