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士海】伤痕_side门矢士

《伤痕》前篇。类Blade世界的AU。

如果你感受到了什么,我很开心;如果浪费了你的时间,我很抱歉。如果可以的话,请跟我说说你感受到了些什么。


我们应该庆幸,世界是有着一定的治愈自己的能力的。死一个两个人,三四座岛屿沉没,五六个物种消失,并不会对我们接触到世界产生什么确实可感的影响。 
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依然同样美丽。 
在荒原上行路的时候,不用仰起头就能感受到的广阔天空压抑而壮丽。 
它看着这个人在眼皮子底下驾驶摩托车留下车辙。眨眼间,沙上的痕迹已无影无踪。 
风在衣服里鼓成寂寞的形状。门矢士直视着没有层次的天空和地面间那显而易见的分界线,回味着一场梦境。 
“你就在人类的世界里继续生活下去吧。” 
梦中也是摩托车的轰鸣和无穷无尽的荒原,不如说每片荒原都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话语呢? 
虽然是毫无耳闻的故事,但是在梦中却非常安心,胸腔中涌动着的爱也是确实的。那是,自己本身都被温暖到的,纯洁而又伟大的爱意。 
人类,人类啊人类。 
人类也是强大的存在,无论什么样的伤痕都能愈合,并作为新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 
BOARD和其管辖着的派遣骑士就是这样的强大力量的产物。 
人类为何强大——因为爱吗? 
自己原来也是有着这样的情感的啊。 
虽然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世界啊,我终于再次回到了你的怀抱。 
 
说是保护人类的存在。 
那个BOARD。 
当门矢士加入BOARD的时候,他的衣服里就再也没有流动的空气了。 
BOARD的基地。说是为了保护他而要求他住在这里,但是和软禁别无二致。 
士换上旅途结束后就躺在了衣柜底部的风衣,门外小野寺同学的橙色马甲很显眼。 
“走吧。”士拍了一下实习派遣骑士结实的肩膀,走路也仿佛轻飘飘了起来。 
这样可以稍微晚点再见到海东了吧。 
 
门矢士也是位派遣骑士,名义上的。 
为了成为最后的幸存者。 
Battle Fight已经让这个世界千疮百孔,为了保证人类最后的胜利,BOARD只有把人类的参战代表藏起来。 
只要最后的幸存者是人类,人类就是赢家。 
于是门矢士就成了唯一不用战斗的派遣骑士,而小野寺和海东大树两位派遣骑士负责的战斗就是士的守卫。 
和死板的海东比起来小野寺无疑是在守卫着士心灵上的和平的骑士,或许BOARD的高层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委派还在实习的小野寺作为士的另一位骑士。 
旅行可是门矢士的世界。在这个地方待着,有着为世界而活的责任的士也活不下去。 
这样悲惨的命运,深深地感染了小野寺。他当机立断决定要带士离开这里。 
系好的腰带藏在马甲下面。 
自己会保护士的。 
如果一个微笑都守护不了,还要怎么守护全人类呢? 
 
“第二层警备部门发现了门矢士,你去取他回来。” 
“是,”海东大树垂下眼帘,“哥哥。” 
在士的房间里,海东发现了完好无损的变身器。 
那是被选中之人的标记。 
每位骑士都有自己的职责。 
如果门矢士的职责是保护世界,那么自己的职责就是为了保护世界而保护门矢士。 
如果保护世界的职责是相同的,而自己额外的任务是保护门矢士的话,士也是会付出某种代价的。 
作为复原一切的代价,门矢士这个存在将会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在Battle Fight开始之前的时间还是Battle Fight结束之后的时间,他都将不复存在,作为祈愿的代价。 
人类进入了一个赌局,而筹码就是门矢士。前因后果就是如此这样。 
派遣骑士海东大树出发去接门矢士回他应该待着的世界。 
 
“请出示您的证件或者其它可以证明身份的物品。” 
卸下变身器在工作人员面前晃了一下,海东左顾右盼道:“另一个人呢?” 
“非常抱歉,这应该不在您的工作范围内。” 
“啊,跟我的原来是一对啊。”海东刚取回的青年踩着轻飘飘的步子走在他身边。 
“开心了?” 
“靠自己的努力马上将要升职的派遣骑士大人亲自来接有什么让人不开心的理由。哈,”士拈起别在了海东衣领上的一片枯叶,“看样子还刚回来不久呢。” 
“可不是只要保护好你,世界就能被拯救的。” 
这样子一本正经的语气,他不知道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听过之后总会被打开奇怪的开关。 
“明明连海参都不能吃的。”士哼了一下。 
“那就说说看吧,你喜欢我的原因。” 
更糟糕的是,和他的步伐不一样,声音听起来是认真的。 
 
“我说,为什么跟着我?把视线放在我身上这么久,总会有一两点喜欢的地方吧。” 
惊愕还未被思考平复,下一句就蹦出来:“看,没有吧。” 
奇怪的是,这句话竟有着和第一句一模一样的笃定感。 
门矢士带着某种得意的神情展开双手,走着,摇晃着,转身,指尖经过的轨迹形成一轮不完整的圆。 
那枚枯叶还被他夹在指间。 
“看吧,我的一切加起来——和这片树叶比起来都既丑陋又微不足道。” 
海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安静了,心中有些什么在悄悄生长,他等着它生长。 
他看见了门矢士风衣下的形状是寂寞的脸,消瘦得很。 
士又往前行了起来,好像在逃避后面的人的反应似的。 
“这也是,那也是,什么都会消失掉的。” 
海东忽然意识到了,那是士在陈述着自己的死亡。 
必须迈步了,去追门矢士。 
“要约定吗,”然后,并不确定会收到答复地,他喊出来了一句: 
“我来记住你的一切!” 
这就是同作为骑士的海东大树,不得不去做的事。 
他想起来了派遣骑士的职责。 
为了守护,即使遍体鳞伤,也要不断,不断地战斗下去。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