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黑绿】花吐症

立风馆宗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感觉就像有另一个自己在体内疯狂生长起来,并渐渐夺走原本自己的一切感知一样。

 

不是疼,不是悲伤,也不是怨恨。亡领军一个个古灵精怪的新将领的问世或许说明他们真的比人类更加了解人类自己的感情。

 

至少,立风馆宗司确实是非常迟钝的人类。

 

毕竟还是个孩子嘛。

 

“Oh my! Boy你没事吧?”看宗司许久未从地面上爬起的强龙黑感到有些蹊跷,立马赶到了队友身边,顺便漂亮地用子弹击退几只草履魔。

 

强龙绿这时已经解除了变身形态单膝跪地,用剑支撑着身体。

 

冷不丁地,宗司咳嗽了起来。在强龙者们的视野中,几片粉色的花瓣在宗司周围的空气里悬浮了起来。

 

好像初春的早樱之花海。

 

 

 

花吐症,似乎是暗恋成疾的人口中会吐出花瓣的病症。

 

捧着本香喷喷的少女漫画的Amy这样解释道。

 

虽然新敌人并没有自报能力,但是可以通过症状参考到这种故事里的病症。

 

“重点是要搞清楚宗司暗恋的对象。”

 

“大家分头去找吧!”King理所当然地豁然开朗。

 

这也是个不太懂自己的家伙。

 

“不管怎么说这也太奇怪了吧?”宗司现在只要一开口口中就会飞出花瓣。想起Amy说的“接触花瓣就会被传染”的阿空慌慌忙忙把king和大缩拉到一边。

 

 

 

为了宗司的生命安全考虑,暗恋的对象肯定是越早找到越好。

 

宗司喜欢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强龙黑伊安摇摇头。那个男孩铁定是不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谁的。

 

所以真有点好奇这个男孩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啊。

 

直接去问本人是不可能了。

 

伊安习惯性地将子弹上膛。这回就由经验丰富的自己帮这个boy解开睡美人魔咒吧。

 

生命安全是第一位,因此试错不要紧。

 

先从可能性最大的那名少女开始吧。

 

 

 

“让我,救宗司君?”少女瞪大眼睛望着这位作为立风馆宗司的朋友的青年,一脸难以置信。

 

伊安斟酌了一下决定不提“以前你也救过我们一次”的那件事情。

 

如果宗司暗恋的对象就是这个女孩的话,长期不愈会有危险的花吐症马上就能好。

 

如果不是的话,那还真是很抱歉,无论是对少女还是对宗司。

 

但是值得一试。

 

 

 

心灵相通的吻有时还真是非常难得到的东西啊。

 

伊安望着“实验失败后毫不气馁积极思考新策略”的king和Amy,并不太清晰却依然正确无比的头脑将一种被落下的可能性送到他眼前。

 

如果立风馆宗司喜欢上的是一个男生呢?

 

总是一身绿色制服的boy已经戴上了口罩,端端正正坐在桌前等着其它强龙者们开会。

 

他已经两天没有开口说话了。

 

 

 

伊安明白有心事却不能说出来的痛苦。

 

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所以他才会天天泡在各种店家里勾搭那些看起来很安静很会听人说话的妹子。

 

只是重要的事情反而怎么都说不出来,嘴里冒出的全是些没有意义的话语。

 

因为没有意义才能轻轻松松地说出来。

 

有时候他会想,如果自己也患上类似的吐花的病症就好了。

 

这样的话自己不去主动找谁,也会有人出于关心主动问起。

 

虽然不知道立风馆宗司的心事是什么,但是至少知道了他是有着心事的。

 

第一步是“了解”。

 

下一步呢?

 

 

 

如果能理解就好了。

 

人是可以感同身受的动物,如果能感受到和他同样的感情的话,说不定就能找出那个解决方法。

 

“可以摘下口罩了哦,boy。”

 

伊安自如地将手搭上立风馆宗司的后背,趁男孩不注意将他挽入怀中,唇尖靠近了男孩沾着花瓣的嘴角。

 

他看到男孩眼中的光像花朵一样,把自己整个都填满了。

 

他忍不住加重了力道,记忆开始鲜活,嗅觉和味觉加入。

 

 

 

宗司不太自然地回应了他,青涩地。

 

但那是出于他自身的意志的,这是可以肯定的了。

 

 

 

——我会治愈你的。

 

——就像你治愈了我一样。

 

 

 

之后亡领军再次来袭,king把使出合体技的机会让给了病愈的充满活力的宗司,一刀两断解决掉才认识的新敌人,然后大家再次驾驶巨大机器人来与变大的敌人抗衡。

 

伊安和宗司罕见地一起打了头锋,因为对敌人放出的花瓣免疫了的缘故。

 

伊安觉得宗司战斗时的模样像一朵飞舞的完整的花。

 

虽然可能不怎么好看,但是花柄就配黑色的吧。

 

 

 

“如果得到心灵相通之人的吻,两人就会一起吐出花朵后治愈。听说是这样的。”

 

立风馆宗司捻下沾在耳朵上的花瓣,拧开水龙头。他犹豫了一下。

 

如果这一枚是属于伊安的花朵的话,还是不要让它这样随水而逝好了。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