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士海】荒原狼

灵感来自井上敏树《人造人间hakaider》


说到梦想的话,海东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骑士。

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海东已经懂得了只有干活才能有饭吃。

在这座小小的城池里,和大人们一起做些城池需要的工作来换取安定和温饱。

海东曾经仗着自己个头小潜入过城池边沿的军武区——

在那里他看到了外面,是一片一毛不拔的荒原。

那时候他明白了人们为什么非得留在这里,做着些不喜欢的工作,和些不喜欢的人待在一起。

因为外面什么也没有。

可是就在他想再从城墙偷偷潜回家中的帐篷的时候,穿着制服的军人们却四处跑动了起来,高声吼叫着什么。海东听清了一句“已经满员了,不能再增加人口了”。

过了一会儿,一名从头到尾被装甲紧紧包上了的军人从升降梯来到了这段城墙上。

那是海东第一次看见骑士。

骑士是这个世界里最有力量的存在,是负责保护人们的存在。

躲在暗处的海东看到那位骑士举形状奇特的蓝色手枪,向着那片荒原的某处扣动了扳机。

因为距离太远了,所以没有听到死亡的声音。

 

假面骑士的传说只是在孩子们当中流传着,如果被大人听到只会被一脸惊恐地要求住口。

海东有点明白大人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了。

大人们教育孩子们外面有狼,而城池的骑士是为了保护大家不受到狼的攻击而存在的。

大人们口中的骑士和传说中的骑士有些微妙的不同。

传说中的这样的骑士,被称为“派遣骑士”。

骑士分两种,还有一种叫做假面骑士。

虽说派遣骑士的装甲也是遮住脸部的,但是被和假面骑士严厉地区分开来。

假面骑士,不是和狼战斗,而是为了人类的自由而战的。

虽然不知道自由的含义,但是海东也没有真正见过狼。他有一种预感,这么说着的大人们也谁都没有见过狼。

他只是单纯地、和其他孩子一样秘密地向往着自由的含义。

 

不知多少年,多少个月,多少天以后,全城各处第一次被一同拉响了警报。狼入侵的地方离海东住的地方很近,不幸的忽然降临让人手忙脚乱。终于,海东亲眼看见了。

“破……破坏者!”

父辈们瞪大了眼睛。

海东于是也一起盯着那压倒性的战斗姿态。

虽然和派遣骑士有着一样好像插满了卡片般的脸,但是涂色却是一种从来没见过的颜色,身体的纹路也不对称,彷如衣服没穿好一般纹路的交点偏向一侧,那感觉就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

派遣骑士负责战斗的时候,其他军人开始疏散普通居民。过于匆忙的关系,没有人注意到海东留了下来。

区域很快就安静了,当派遣骑士被打回原本的样子倒在地上时,那破坏者也解除了变身。那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年轻男人就站在那个位置,像是早就清楚了海东的存在。

海东于是来到了他面前。他准备了很多问题,最后却只问出一句。

“你是假面骑士吗?”

“不,我只是个破坏者,”男人转头望了望被他毁掉一半的城墙,“堕落了的……骑士。”

那是他第二次看见骑士,却是他人生第一次双眼放光。

 

“假面骑士啊,真是让人怀念的称呼。”

虽然据他自己所说他已经很久没跟人说过话了,但是海东觉得这个人口中电波般的时断时续话语并不是出于对人的疏离感,而是因为根本不觉得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缺乏对于整个世界的实感。

海东注意到他随身带着一台照相机,虽然战斗的时候因为碍事会暂时扔到一边,但是每次战斗结束以后必定会再捡回来。

海东不喜欢照相,因为他笑不出来,故意咧开嘴笑也会很难看,但是这时他却想让男人帮自己拍一张照片。

男人摆摆手,说那个已经坏掉了。

他似乎不怎么在意自己越来越奇怪的发型,以及越来越破烂的高级衣物。关于自己的一切也什么都不提,不知道是刻意规避还是已经没有了那份记忆。

“‘破坏者’又是因为什么呢?”

“谁知道呢?”男人靠在一块稍微完整点的瓦上闭上了眼睛,海东决定也找个地方躺下,却听到了在这片世界里,显得非常违和的声音。

是从旁边的人身上发出的,好似齿轮咬合不牢所发出的机械老化的声音。

坏掉、停止的征兆。

男人却装睡似地一直紧闭着双眼。

然后,从夜空中倾倒而下的工业噪音征服了原本寂静的夜的城池。

 

海东再醒来的时候,城墙已经全部倒塌,活着的人们则像散落的沙子一般不知去向。

不知为什么,他明白了,他就是明白,毁灭这里的不是身边的破坏者,也不是那些手持派遣骑士力量的人们,而是早就根植在这个地方的其它东西。

那东西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他就是无条件信任着身边的这个男人,手和他的握在了一起。

男人比海东要高一倍,蹲下来捡东西的时候正好和海东一样高。

他捡起一把派遣骑士的蓝色的枪,讲起了使用方式。

“按下扳机就能变身了,变身成假面骑士,谁都可以做到,变身的时候同时能攻击,不想变身的时候也可以直接做出攻击。”

他说得非常流畅,就像在描述熟悉的家人一样。

思考着些什么一样,男人顿了一下,再次抬起头直视海东的眼睛的时候,眼神变柔软了许多。海东愣了一下。

“你的名字是?”“海东,海东大树。”

“那好,现在该由你来杀死我了。”

破坏者把枪交到孩子手里,那波澜不惊的脸上于是露出了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