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士海】don't forget to don't forget me

14/49.密度有点水的一篇。加了一个士不止失忆过一次的设定。



——如果你忘记了我的样子,我会一遍又一遍告诉你。

 

每来到一个新的世界,门矢士就会回到他第一次睁开眼睛的那晚。

除了胸前那部亮丽颜色的照相机之外,他没有找到任何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东西,但是手掌碰触到那东西的外壳的时候,手指相当自然地按下了快门。

只是没有捕捉到一闪而过的一道白色的影子。

然后在那位少女问起他的名字的时候,门矢士三个字也脱口而出。

即使不记得为何如此,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孑然一身生活在世界之中。

即使被去到的世界所拒绝,也依然想在照片里留下关于它们的瞬间的记忆。

“士,你还是不能吃海参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自称宝物猎人的青年闯进了他的旅行里。

海东大树说自己比门矢士早得多就开始周游世界了,为了将世界上最棒的宝物收入囊中。

……不就是个小偷吗。

或许还要加上一个STK。

不用提某天早上一起床发现海东大树不知什么时候溜进来做好了一桌子丰盛菜肴,更不用提回答爷爷“是士的朋友吗?”的时候果断地表示“是朋友哦,而且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他似乎早就知道了门矢士的别扭性格,而且已经习惯了这一点。

和夏蜜柑出去调查新一个世界的时候,门矢士也总能认识到某棵树上或者某道墙后的炽热视线。开始的时候他会突然停下脚步,对着夏蜜柑的疑问说一句“出来吧”,白色马甲,双手插兜的小偷先生就会听话地出来,好像就是想让他注意到一样,偶尔加上一句“能注意到我的气息真是让人开心啊”。

久而久之这种尾随似乎就变成了一种默契。

 

海东大树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当然那只限于他去见门矢士的时候。他可不会穿着一身白马甲去挖宝藏沾灰。

他收集宝物,就像将各种各样的颜色染到自己身上一样。

白色或许也代表他自己,什么都没有,又将一切颜色都囊括其中。

“出来吧。”门矢士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海东大树扶着树走出来,用一双失神的眼睛望着对方。

“你弄丢了什么东西吗?”门矢士望着海东大树的眼睛,这样问道,他的眼神告诉海东大树,自己已经成为他的陌生人。

“啊,是啊,”海东侧目,“丢了最重要的宝物。”

“弄丢的东西,再找回来就行了。宝物在这个世界上可是到处都是啊。你弄丢了什么?”

……

“伙伴。”

……

“那么,我来成为你的伙伴吧。”

 

“我的名字是门矢士,你呢?”

 

门矢士嚼着刚刚还不知道是海东做的菜肴追上前:“喂,你知道我的过去吧?”

 

“士,你还是不能吃海参吗?”他笑着将手比作枪的形状,“砰”了一下。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