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神流】garo,希望

15/49.亚美理未变成霍拉设定



他晚上比白天更容易饿。

神牙平时是不吸食人类的,但是今天他实在是受不了了,饥饿驱使他将魔爪伸向了总是从楼下这条小巷里步行回家的那名女人。吸食到的那临死前的反面情绪让他不禁皱眉。

这就是恐惧吗?

真难吃啊。

消化着刚吞噬下去的人类感情,神牙干脆坐在了地上,等待那个人到来。

 

接下这天的消灭霍拉的工作的时候,道外流牙拒绝了亚美理与他同行。

流牙知道只要他走这条路,就一定会碰见神牙。原本和他不远不近的这位前魔戒骑士在被霍拉附身以后反而让他挂念了起来。

听说前几天晚上有一名女人失踪了,她回家途中一定会经过这里,地点正好与流牙所了解的神牙的平常的活动范围吻合。

即使之前以他不会动人类为由而对他的存在视而不见,现在也不能置若罔闻了。

作为黄金骑士的职责,流牙发誓会彻底斩杀他。

斩断这名为绝望的锁链。

“怎么了,流牙?”魔导戒问。

他定睛望向前方:“没什么,走吧。”

 

人即使不进食也还能再活很长时间,但是霍拉不是如此。

为什么能相信未来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呢?神牙不明白,而这不理解让他更加尖锐地感受到自己已不是人类这个事实。

虽然亚美理受伤的记忆还深深刻在脑海里。

身为霍拉的自己,也是用大脑来思考,用大脑去感知的吗?

只是没了心。

转手撕开一只长翅膀的霍拉,美味的绝望被大口大口迎接进空洞洞的内心。

进食完毕的时候,他听到了剑出鞘的声音。

终于等到你了,黄金骑士。

 

面前青年的白发黑衣看起来就像光与影的强烈对比,而对流牙来说,和他一样拥有一头黑发的神牙才是光,而现在他已经堕入黑暗。

流牙点着魔导火举到眼前,确认火光在青年瞳中映出魔导文之形,拔出了利剑。

他没有看到他转身的动作,反应过来时,自己和他的剑已经咬在了一起。流牙的表情上没有变化,躯体却暗暗较着劲。

神牙脸上漾出笑纹。

“等你好久了。”

流牙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剑来剑往过了几招之后,他终于想到了。

“亚美理她很好。”战斗的时候聊天实在不是魔戒骑士和霍拉的风格,但是既然这是最后一次,那就不要留下遗憾了,给无法到来的未来。

“无法下手吗?”

剑剑相碰,魔戒骑士以剑回音。

 

清脆的“砰”一声,手中的剑以无法预测的角度和速度飞了出去,流牙心里一慌,大脑一空,神牙的剑就顶上了喉咙。

“还请多前辈指教。”回过神以后,流牙找到了神牙。

说是前辈,神牙也没比流牙大几岁,只是因自幼天资过人,短短几年就在骑士界有了“神之利牙”的称号,魔戒法师更是无人不知。

刚继承了“garo”名号的道外流牙无论怎样也想和他比试一场。

“你知道,garo在魔界语里是希望的意思,”神牙将剑收回鞘中,“即使失去了剑,我们也不能放弃希望。否则,人们的希望由谁来守护?”

这样告诉他的神牙,在看见恋人被同僚所伤的时候,因强烈的绝望被霍拉附身了。

被霍拉附身是死亡的判决书。即使以前属于人类的那份不被消除,人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而魔戒骑士的本来使命就是斩杀霍拉。

神之利牙变成了全体魔戒骑士,以及魔戒法师的敌人。

 

是振奋吗?

这种既愉悦又让自己嘴角上扬的感觉。

战斗吧,战斗吧。

和我战斗吧,道外流牙。

只有和你战斗的时候,我才能放下这让人厌倦的一切。

愚蠢的同类,喧嚣的世界,和再也看不到的圆月。

战斗吧,只要战斗就好了。

 

流牙挥起剑,在头顶上画了一个圈。

黄金骑士的使命是——

斩断黑暗,迎来光明。

 

当黄金骑士的剑刺穿白发青年的胸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放任白发青年的笑靥贴近自己的耳边。

“亚美理就拜托你了。”

道外流牙的剑回了鞘,神牙的身体化作黑色血液,灰飞烟灭。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