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似乎海士更多一些】永恒的一瞬间

#人生第一次开车
#光明属于会川爸爸和米村舅舅,ooc属于我

如我们所知,空间的界限无法阻止门矢士前进的脚步。
但是即使是他也被时间所支配着。
这是他随身携带着一部照相机的原因。
如果不好好记录下来的话,装进大脑中的记忆就会随着时间流走。
门矢士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门矢士又一次习惯性地将相机镜头对准窗外进进出出的人们,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戴着帽子的人。
门矢士按下扳机。然后晚上在宿舍洗照片的时候,他从洗出来的照片上看到了一个枪口对准了他的枪形手势。
门矢士的心弦被拨动了两下。
是的,他见过这个人——闻名遐迩的宝物大盗,海东大树——在通缉令上见过。
门矢士在别的世界听说过这个人的事迹,海东大树来到了这个世界却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事情。
——原来有着穿越世界的能力的人,不止自己一个吗。
更没想到的是,海东大树居然是在自己意识到他的存在之前就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了。
这可麻烦了。
门矢士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一名保安。

这是猫与鼠的游戏。
门矢士没有兴趣当一名在世界间游走将通缉犯捕入法网的警探,他只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个世界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被定格在照片上的是一个挑衅的手势,他一定还会回来。
门矢士打开手电筒,直直的光在保险柜上打出了一个光亮的圆,也微微照亮了整个房间。门矢士望向自己的脚,脚踝的地方可以看见,这却没有让他安然半分。就是他也无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的背后是这个房间里黑暗最为浓烈的地方,也是他所毫无防备的地方,谁知道何时那个黑影就会出现呢?
他连谁是猫谁是鼠都无法确认。
他感到眼前一黑,手电筒从手里掉了出去,世界落入了不完全的黑暗手中。

海东大树这次看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宝物。
是一个人。
名字是门矢士,擅长一键换装,海东大树花了一段时间才记住了他的脸。
他在门矢士所工作的地方潜伏了一段时间,暗中观察。
然后在门矢士的镜头里做出了预告。
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了。
你,整,个,人。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门矢士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是可以用粗暴形容的触碰,一下一下深入那从来没有人进入过的,他自己都不曾深入过的内核。
无法开口,无法动弹。恐惧让他的心脏剧烈颤抖起来。
他想自己大概是遇到变态了。
他将全部精神力集中在右手末端上,却只是让地上的手电滚动了一下。
就在这时,一团火焰在他的身体和大脑中央爆发了,并迅速扩散到了每个器官,每一个细胞中,让他想要大叫。火焰是那样猖狂,它们叫嚣着欢愉,想要冲破这具身体的界限,烧到全世界去,烧光这整个世界——门矢士终于能动了,或者说,他感觉他好像动了,随着火苗晃动浑身在颤抖,但是他其实没有真正动起来,或者说,他在忍耐,在努力控制这团火,但是他已经被灼热的火焰燃烧到只剩一口气了,怎么可能还有一丝力气剩下呢?那一瞬间,他自己就变成了一团火,不,是和挑起他的高潮的那个人一起,还有周围明明灭灭的黑暗和光明一起。啊,他瞧见了,他瞧见了那个人的脸。虽然这是他第二次见到那个人,但是他却在辨认出那个人的脸和汁液之前就读出了,和他一样的静和动,就好像他本来就是他的一部分一样。
他后来意识到,那个人或许是他的百分之百。
而那种感觉,渐渐平静下去后,他却开始想念它。他曾被它会毁灭世界和这世界中的自身带来的极致恐惧所俘虏,现在他却无法想象它不会再回来的话,自己还是否能活着。
那种感觉,叫做幸福。

门矢士就在那一天踏上了自己真正的旅程。
不再拘泥于每个世界给自己安排的身份,而是以一个明确的目标开始了行动,在每个世界留下自己的痕迹——表现为,玩性大发。
他想他要去追寻的,是这世界上——或者说这所有的世界里,最大的宝物。
他将会穿越时间,只为那永恒间的一瞬。
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前进起来了。
暂时的终点站已确定,剩下的只需要迈开脚步。
他总要找到自己的世界。

附:可能的相遇情景?
“小偷兼变态,海东大树——我要逮捕你。”
门矢士伸手扭过他的头对准自己,却撞上了一个笑容。
海东大树靠近他一点点,吻了上去。
他听见了相机的快门声。
永恒的一瞬间已被收入囊中。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