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士凯】与世界一同被剥离的幻想

#拉郎,门矢士x假面骑士电王的凯
#题目来自@虾饺的小草莓
#灵感来自与名朋6号凯的讨论,设定是凯原来是他的时间的假面骑士,为找回自己的时间而战斗

“你是谁?”
“我是凯。”
我叫凯,姑且曾经算是这个世界的假面骑士。这个称号是他带给我的。他说他是假面骑士decade,而我就是这个世界的假面骑士,至于是假面骑士什么还不确定,那么我就先叫着假面骑士吧。
他带走了我的全部,我的世界,有我认识的人,有我的羁绊存在的世界,于是所有关于过去,关于现在,关于未来的幻想也全部清零。
但是要我怎么恨他呢。门矢士,假面骑士decade。
他是故事的连接者,也是世界的破坏者,他那样的力量,随便就可以毁灭一个世界,虽然大约是无意的。
世界变成了那个全新的世界以后,即使是作为特异点的我也没有了存在的位置。当然,世界是开放的,我还可以去和新的人产生羁绊,在这个世界里谋得一个位置,但是也是在这时我才意识到,人的存在有多么脆弱。
他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总是在各种各样的世界里旅行着,即使世界拒绝着他,他也死不要脸地继续走来走去。他出现在我的世界只是路过,对我来说他却成为了无比重要的存在。
他是唯一记得我存在的人,也是我与世界的唯一牵绊。即使我的世界是因他的到来而毁灭。
想要守护的人都不见了以后假面骑士的身份就没有了意义。
假面骑士的故事里不可能没有假面骑士,但是最后一张假面骑士不一定会赢,比如说,我。
我就是个失败了的假面骑士,彻彻底底失败了的假面骑士。我目睹着这个曾经有过我的朋友,我的亲人的世界彻底消失,可即使大家已经不在了,我那特殊的力量依旧没有消失。
好像在提醒着我,我作为假面骑士的存在一样。
我是这个世界的假面骑士,有着将世界复原的义务。
我是这么想的。
直到我遇见了他们。
新的电王的变身者。原来是电王啊,本该属于我的名字。
这个以时间作为主题的世界里最根本的规则似乎是轮回。在上一个世界里我是负责消灭异魔神的假面骑士,在这个世界里我却变成了产生异魔神的,和假面骑士相对的存在。
或许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只是这个故事的前传,像背景故事一样的存在吧?
他们是正义,而我是邪恶。
罢了罢了,不论是正派还是反派,只要战斗就行了。
只要双方都拼尽全力去战斗,这故事就会绝对精彩。
门矢士,你也看着呢吧。

“不舒服的时候要说出来哦。”
记得他曾这么说过。
门矢士其实没有他所表现得那么大大咧咧。他是个很细致的人。是因此怕别人看不出我的心情吗?真是个自大的家伙呢。
可惜现在除了他之外,我也没有愿意来猜我的心情的人了。
在这个世界的街道上大吵大闹只会被当疯子对待,时间长了以后我居然也习惯了这种待遇。
果然,这里不是我的世界啊。
想家的时候我会仰望星空。不知为何,在我眼中连星宿的位置都发生了变化。人们说北极星是不会动的,所以以北极星作为路标那样的东西,我却连这样一个路标都找不到,走起路来都一歪一歪走不稳。那些从我体内分离出来的低级生物只会因为我是他们的boss而来扶我,真是恶心。
除了时不时放出一两只异魔神去改变过去,我已经找不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虽然这事情也让我无比失望。异魔神除了一味地破坏什么也不会,我却要和些这样的家伙为伴——毁灭怎么可能带来创造呢。
毁灭——就是毁灭了。

“你是谁?”
“只是个路过的假面骑士,给我记好了。”
这欠揍的表情,欠揍的语气,是他没错了。
这时候电王的故事才发展到一半,我还没正式出场过,却碰到了路过的士,真是无比幸运,简直让我怀疑和他相遇已经花光了我一生的运气。
然而和他相遇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一不小心毁灭了我的世界,然后——他失忆了。
他说着他从小到大就没变过的唱名,好像从未见过我一样。
门矢士,实在是太狡猾了。
摧毁了所有,然后忘记了一切。
我气得控制不住自己,疯狂地大笑起来。
现在他一定觉得我是个疯子。
就像我遇见他的那时候一样。

“什么嘛,这个世界的咖啡馆也差不多嘛。”这是他在我家的沙发上醒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在我家门外晕倒,被作为这家店的主人的我的父母捡回来,多么标准的开头。接着,奇怪的事情就接二连三地发生起来。
“我是假面骑士。”他端起装着苹果汁的杯子,杯口却碰到了假面。
我觉得好笑,端起他喝不了的那杯饮料喝了个光。

……
这家伙,自己加了多少糖啊。

评论(1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