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士&凯】Hue

 #@终不归 的点文

#拉郎。门矢士&假面骑士电王的凯

#结尾来自名朋6号凯的一篇戏

#和上一篇的设定不太一样


要说这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一句话,那么绝对是“过去给予我们希望”。

是的,过去确实会给予我们希望。

但是那希望是种类似于慢性毒药的东西,日久伤身。

希望是失望的好兄弟,到最后它们都会变成绝望。

比失望更加浓烈的绝望。

 

开始总是突然的,门矢士的出现是如此,imagine的出现亦是如此。

他说他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假面骑士,在这个世界的任务是寻找可以和改变时间的怪物imagine对抗的存在。这种人,就叫做中二病吧。结果,晕倒在我家门口的第二天他就跑了出去,带了一节列车车厢回来。

他站在车厢门口兴奋地朝我挥手,身上的衣服是我的,还没来得及换下来,他那宝贝的照相机在胸前一晃一晃。

“上来,工作了!”

他所说的工作,也就是穿越时间去追击imagine。由于变身的时候无暇顾及列车,找我来就是为了看车。我坐在驾驶室里望着他挥剑打枪,想着把那么多卡片插在脸上他难道不疼吗。

有一次,我们机缘巧合碰见了过去的某个时间的我。后来那一个我被imagine消灭了,但是奇怪的是,我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来到了矮一层的世界——世界在我眼中变高了,我变小了。

“啊,原来你就是特异点啊。”

特异点?我凭着变小以后还没有变弱的力气将士扳倒在地上,请他好好说明。

即使这段时间消失,作为特异点的人也不会消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特异点是必要的存在。

即使自己的时间消失,特异点也要作为假面骑士,为自己的时间一直战斗下去。

这是你告诉我的。你的脑子里装满了设定,像个游戏里全知全能的NPC。

而只要我不消失,与你相遇的记忆、一起经历的时间也不会消失。

真是让人开心呢——我的表情看起来像是那样吗?

 

那之后我就和士一起旅行。

两个人的列车在时空的沙海中穿梭,偶尔停下来去采购食材。做饭一直是我的事,因为士的家政技能简直是负分。

遇到imagine的话,我就变身成假面骑士,和变身成假面骑士decade的士一起战斗。

在没有我的时间里,我认识的人们也生活得很好——这我就放心了。

虽然他们都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是只要我记得他们就好了。真正重要的人是不会轻易消失的。

但是。

 

紫色的龙型imagine又违抗了我要他去杀掉电王的命令。

真让人火大。

虽然我的表情不一定看起来火大,但是这次我是真的火很大。

士背叛了我——现在连你们这种低等生物也要背叛我了吗?

消失了,什么都消失了,除了这些阴魂不散的低等生物,一切都消失了。

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失去了变身器的我不再能变身成假面骑士,世界却赐予了我创造imagine的能力。

imagine曾经毁灭了我的时间,现在我却只能用它们的力量向这个新世界发起反击。

我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imagine到底是什么,它们来自哪里?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imagine在和人类结下契约以后才能得到实体。

我还知道,我最先创造出的那只imagine样子像极了以前每次去动物园我都会盯着看上许久的狮子。

是时候多增加一些伙伴去消除樱井侑斗的存在了。

我在空中撕开一条裂缝,几只杂兵imagine跑了出来。

不——没有伙伴,有的只是笨蛋。

为什么我的身边尽是笨蛋呢。

 

最后的一场战役中,我和士输给了imagine大军。

这是连士也不曾经历过的BE,不过也是啊,两个偶然聚集在一起的热血笨蛋能做到些什么呢?

我们在时空的沙海上航行,但是无论走了多久,在前方也只有绝望的航海而已。

“士,继续你的旅行吧。”他沉默了好久,最终带着他的照相机离开了。走之前他给我和我们的列车拍了一张照片——不过他拍的照片估计连人影都看不清的吧。走的时候只有一道时空墙在他的身后闪过,然后他就消失了。

我一个人坐在列车旁边,坐在时空的沙海上。

现在无论驶向哪里,也都不会有我的时间了。

 

我又创造了一只imagine出来。

这只imagine的样子惊人地像门矢士本人,连身高也一模一样——比我高一些,脖子上还挂着一只品红色的照相机。但是当我开玩笑地抢走他脖子上的照相机的时候,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像一尊没有生命的木偶一样。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我试着对他命令道。

门矢士imagine于是单膝跪地,亲吻我的鞋面。

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

实在是太无聊了。

 

如果不曾拥有过去,那么就不必为了取回我们的时间而继续战斗了。

我们的时间,和士一起看过的一切景色,这是我最想抛弃,却也最无法割离的事物。

如果能取回原本的时间的话……

那么我就一定能发自内心地再次微笑了。

你说呢,士?

 

虽然没有心灵,但是和士一模一样的肉体也足够玩上一阵子的了。

将所有想过的play都和门矢士imagine玩了一遍以后我抱着日历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最后连眼泪也没有了。

“门矢士。”

他听话地走来,在我面前跪下,胸前的照相机沾满了液体,一晃一晃,液体滴落在了地面上。

我半蹲了下去,扯住头两侧的两片柔软的耳垂,用力一扯。

整具imagine身体完整地被撕裂开来。

——和人类定下契约以后,imagine就会得到实体。

有时我觉得,士或许是单方面和我定下了契约。而在我没有用处之后,那契约就解除了。

我凝望着被扯坏的imagine化为沙砾,消失在时间的海洋里。

哈啊——我现在应该困了。

晚安。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