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

因为在水里是抽不了烟的。

【士海&零海】外遇主题接龙9(完结)

#替尖熊发

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表示就被凶狠地拽起身,男人单手卡着他的下颚,手指深深陷入皮肤里,发出危险的咯吱声。
“居然还真敢,胆子不小么,之前倒是小看你了。”
他的话语和眼神如同寒锋刮过,海东甚至能够感觉到一部分身体在隐隐作痛。用变身后的姿态来看,现在dcd额间指示灯已经完全染成了紫色,场景似乎回到了多年前,那个坐在王位上,仅凭眼神就可以让人呼吸困难的首领大人。
“我不是故意的…”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因为士一掌掴在他的颧骨附近,他勉强咽下嘴里的血腥味,咬着牙继续解释,“是真的,我可以发誓。”
永远不要试图反抗暴怒的大首领,这曾经是大修卡内部口耳相传的法则。显然他的解释没能让士满意,第二次掌掴几乎让海东背过气去。如果放在平时,这些耳光会激起海东的反抗意识,可现在,经历了漫长折磨的他几乎精疲力竭,能够做到的最大程度的反抗也仅限于——半垂着头,用尽残存的力气,倔强地瞪向门矢士。
士又不瞎,身下人反抗意味十足的举动被他看在眼里。“你这是打算造反么,”手指深深插入海东头顶的发丝,猛地往后一拉,“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就不怕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不怕。瞎了眼的玩具有什么意思。”虽然头晕眼花,宝物小偷还是不要命似的勾起嘴唇,眼角满是挑衅。
“你觉得我把你当成玩具?也好,那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玩具待遇。”
那是一根由三根细藤编织而成的藤条。海东曾经在某个奴隶制小国见到过这种编法,经过特殊处理的藤杖闪烁着不同于普通植物制品的危险光泽,在士取出它的瞬间,长期混迹于战场所养成的危机意识让小偷不由得汗毛直竖。
“如何,想求饶了吗?”
沉默,以及更加浓烈的瞪视。士不生气,反而有些高兴,他看上的家伙怎么会是毫无骨气可言的软蛋,这样正好,可以慢慢调教。
尖锐的破空声,随后是条状物抽打在皮肉上的脆响。
好痛。饶是做足了心理准备,裸臀被鞭打所造成的剧痛还是直冲头顶,让宝物小偷不由得眼前一黑。
和带有温度的手掌不同,藤条更加冰冷坚硬,刚打下去的时候没什么,从皮肤上抽离之后,这种尖锐且无机质的撕裂感让承受者眉头紧促。随着伤痕越来越多,疼痛不断累积,逐渐升级到难以忍受的程度,海东不由自主地摇晃着身体,在每一次鞭笞到来之际收缩肌肉试图减轻痛苦——但那无疑是徒劳的。
即便再怎么咬紧牙关,还是会有细微的声音从唇边溢出。士不是刑求高手,但他清楚海东身上的弱点所在,每一鞭都准确地打在软肋上,想要躲闪逃走?做梦,一只手掌稳稳按在脊柱上,强大的力量足以化解一切挣扎。
嗖嗖嗖。三条伤痕并排出现在臀腿相接处的嫩肉上,海东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脚趾尖蜷缩起来,终于忍不住低吼出声。
“住手……啊!士,我说真的,住手!”
“住手?”这次轮到士冷笑了,“或许我应该找个老师教教你正确求饶的方法。”
“呜呜,啊,住手,住手!停、停下来!不要,那里不行…”
藤条不断落下,嵌进皮肤又凶狠地拉出。
海东低声叫着,嗓子已经哑了根本喊不出声音,屈辱和不甘让他颤抖个不停。事实上他已经听不懂士在说些什么了,思考能力早就在轮番折磨下化为乌有,臀瓣和大腿上,微微隆起的红痕纵横交错,让原本就圆润的屁股肿起了一圈,看上去既可怜,又可口。
最可怕的是,士一直巧妙地拿捏着分寸,让他在接受惩罚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持清醒,就连晕过去一了百了都成了奢望。

忽然,一只手摸了上来。被持续的疼痛折磨,海东一开始没有发现自己处境的变化,但是当他的耳中只剩下了自己的喘气声的时候,他感受到有一只手,正逆着汗水的方向推上来。
食指和拇指上有长期捏卡磨出的茧子。
是门矢士。和刚才的那个大首领简直判若两人,但又哪个都是门矢士。
他就像烟花一样灿烂又易冷,这样反复无常的性格应该是相当不受人待见的吧……海东想,但是自己喜欢。

不知道多久以后,门矢士抱着海东在床上睡着了。
他的怀里,一棵枯树正在抽芽。

评论

热度(31)